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走向数字时尚时代的我们,未来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会不会比成衣消费更多?

2019-07-17 点击:1120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27期,原文标题《未来衣橱是屏幕?》

  既然我们越来越倾向于通过数字化平台连接彼此,还需要那么多实实在在的衣服吗?

  记者/杨聃

  走向数字时尚时代的我们,未来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会不会比成衣消费更多?

  3D效果的服装展示

  “昂贵的”虚拟定制

  说起“digital fashion”(数字时尚),按字面意思勾起你最大限度的想象是什么?扫除网购后顾之忧的虚拟试衣间、生成即时效果的增强现实化妆镜,甚至像电影《银翼杀手2049》中那样能瞬间改变形态的衣服都已经实现了。风格偶像Miquela和模特黑女孩Shudu在坦然承认她们是CGI技术合成的虚拟形象后继续活跃在社交媒体上,影响着数以百万计的年轻人对于时尚的憧憬。既然虚拟人穿真人的衣服能被关注和追随,那么真人穿虚拟的衣服听起来也很顺理成章。

  不久前,在纽约举行的以太坊峰会(Ethereal Summit)上,一款名为“Iridescence”的数字服装在拍卖环节以9500美元的竞拍价成交。这件通过2D服装切割软件和3D设计软件制作而成的长罩衫,出自阿姆斯特丹数字时尚创意公司The Fabricant之手。强大的底片渲染效果使它看起来极为真实,并且衣如其名,呈现出光透过水滴反射出的霓虹光泽。买家需在28天之内向The Fabricant提供个人照片,创作团队会根据买家的身形为其重新定制,并在虚拟世界里为其穿上这件衣服。

  走向数字时尚时代的我们,未来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会不会比成衣消费更多?

  走向数字时尚时代的我们,未来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会不会比成衣消费更多?

  The Fabricant数字系列Deep

  虚拟衣服的概念并不陌生,不少玩家为了数字游戏里的装备一掷千金。去年,挪威零售商CARLINGS破次元地将它和时尚关联起来,引发了褒贬不一的评论。

件和污染,也不必担心未售出的堆积如山的库存。Neo-Ex是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数字系列”,包括好几款外套、上衣和裤子,售价从10欧元到30欧元不等。它如同QQ秀那样仅存在于电子屏幕上,区别在于旁人根本看不出照片中你穿的衣服是假的。只需简单几步操作就得到一张换装照:先在网上购买一件数字服装,再选一张照片通过电邮发送给卖家,数字裁缝便会免费将它“穿”在你的照片上。需要注意的是,一次购买仅限一张照片换装,不能将这件“已购”重复“穿”在其他照片上。

  走向数字时尚时代的我们,未来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会不会比成衣消费更多?

  未来主义仿生女机器人出现在Dior 2019 度假系列发布会上

虚拟赛道上,人们为了表现自己无所不用其极。以分享网络为土壤的数字化衣服可作为炫耀性消费的替代方式,并且不会制造出额外的碳排放量。另一方面,Z世代(1995年至2009年出生的人)的成长伴随着互联网技术全方位地介入生活,网络游戏和社交媒体上的“虚拟角色”是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为了抢夺这些即将成为主流时尚消费的目标人群,拥抱虚拟世界是必然的。

  相比于先锋派的支持,传统派则持不同态度,他们认为虚拟衣服仅是一种停滞在概念上的营销手段,真正的数字时尚应是改进体验,而非取代现实增加虚无感。“Iridescence”的出现让这个问题更复杂了。《福布斯》的报道称其为第一件“区块链数码服装”,“作为一种区块链数字资产,Iridescence的独特存在既是一件衣服又是加密的数字货币”。随着数字货币的不断发展,“加密收藏品”的市场也越来越红火了。以前“收藏”的概念还限于有形的实物,比如绘画、雕塑等艺术品。现如今,收藏也可以是加密的数字化程式。去年在以太坊峰会拍出14万美元的CryptoKitty就是一款电子宠物猫,区块链技术确保它们跟现实中的猫一样,每只都独一无二,并设有专属编号。购得像数字猫和“Iridescence”这样的加密收藏品,便可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获得不可替代的令牌。它可在平台上长期持有或进行交易,无法被偷走和复制。据估计,今年全球加密收藏品市场已超过2000亿美元。不过,对于新兴品类的代表“Iridescence”来说,9500美元作为拍卖价必然被赋予了象征意义。

  走向数字时尚时代的我们,未来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会不会比成衣消费更多?

  The Fabricant数字系列Deep

  打破固定思维

  近年来,“虚拟入侵”在时尚的不同层面均有体现,最明显的莫过于赛博朋克(Cyberpunk)在呈现风格上井喷式地涌现。由cybernetics(控制论)和punk(朋克)合成的赛博朋克,原本属于科幻文学的一个分支。不少设计师借由这一概念来表达反叛与反乌托邦意味。Balenciaga 19春夏系列发布会上,密布LED的环绕式显示屏与镜面地板相连,宛若时空隧道;Dior 19度假系列将艺术装置大型未来主义仿生女机器人矗立在秀场中央,它是设计师吉米·琼斯与Y2K时代的标志性艺术家空山基合作打造的;Prada 19秋冬男装大片中,代言人蔡徐坤上演了一出名为《人类几乎》的科幻小剧场;法国设计师塞勒选择在巴黎某间地下室举办发布,开幕激光秀的画面重现了新千禧年的黑客美学;而在Louis Vuitton推出的全新科技感手袋上,其OLED屏幕滚动呈现着虚拟城市的形象……一切就像2016年大都会年度主题展览“手工×机器:时尚进入科技时代”的后续,这种怪诞的审美甚至改变了人们对美颜滤镜的需求。

  柏林艺术家乔安娜·贾斯科夫斯卡(Johanna Jaskowska)成了Instagram上的新晋红人。配备了先进的人脸绘制和AR技术,年轻的艺术家们把滤镜打造为自我表达的新形式,乔安娜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她创作的脸部滤镜把自己塑造成了电子生物,她想既然人造美在当下如此重要,那索性变成塑料脸好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喜欢一脸扎进她创作的“凡士林效果”中,虽然看起来有点僵硬,但光线在脸上的反射效果还挺有未来感的。

  最开始,乔安娜在简介中的备注是“我不是机器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这些滤镜,她把简介改成了“没有你就没有滤镜”。对此,她的解释是滤镜不会独立存在,它必须附着在使用者的身上。她只想提供一种工具,恰好为人所用,有机会在虚拟世界中创造一个完全不同的形象不失为一种很酷的选择。与此同时,Instagram上千篇一律的美太无聊了,人们不再把自己变成“萌宠”或“明星脸”,而是以更科幻的方式发布自拍,比如性别模糊的半机器人半人类造型。这波新滤镜潮流被乔安娜解读为向数字形式的迈进,或是对传统美单调叙述的厌倦,在她看来“打破社交媒体所寄托的自我期望,打破如何看待性别和美丽的固定思维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

  走向数字时尚时代的我们,未来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会不会比成衣消费更多?

  Prada 2019 秋冬男装大片《人类几乎》

  也许这正是The Fabricant在制作首款区块链虚拟服装时找到乔安娜合作设计的原因。可以感受到,“Iridescence”完全不是一件从时装大师设计视角出发的衣服,它没有性别立场,工装结构、舍去剪裁和连接的细节、抹掉时间感,唯一的特点在于材质的通透轻盈以及电光紫色。正如The “人机设计”的极限是什么样子?

  克里·墨菲(Kerry Murphy)是The Fabricant的创始人,他和乔安娜一样,想为每一位自主勾勒虚拟身份的人提供工具。墨菲在博客中写道:“20世纪的商品价值基于实物,房子、车子因为其物理存在让它们有价值。而今,当我们不再按照旧规则行事,从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中解放出来时,价值是否应该仍然由一个物体的物理存在和创造它所需的资源稀缺性决定?或者在非物质环境中,我们能找到评估珍稀性的新方法吗?是时候认识到数据作为一种创造性的原材料,像土地里长出的庄稼一样美丽和珍贵了。”

  了解一下The Fabricant的过往设计系列和项目就能大致明白它是一种怎样的存在。首先它是一个为时装公司制作动态效果的技术公司。3D技术所创造的服装观感已与真实效果无异,那些虚拟的衣服极具视觉欺骗性,实验结果显示,连AI都无法分辨来自巴黎时装周的秀场图片和The Fabricant 3D渲染的虚拟时装。而数字化的强项在于可以灵活制造出任何想象中的效果,比如微距镜头、漂浮移动。他们与可持续牛仔布工厂Soorty合作的动态数字牛仔系列,从纽扣、车线甚至面料的质感上都非常逼真。时装零售商I.T也曾在其30周年庆典时委托The Fabricant将产品设计数字化,推出了没有实体服装、只展示数字影像的限时体验店,消费者可通过应用程序获取订单。然而,虚拟的动态效果既耗时又昂贵,仅一套衣服的可视化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走向数字时尚时代的我们,未来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会不会比成衣消费更多?

  走向数字时尚时代的我们,未来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会不会比成衣消费更多?

  乔安娜·贾斯科夫斯卡穿上“Iridescence”前后

  此外,它也是一家时尚创意公司。设计总监斯洛顿(Amber Slooten)一直以来喜欢研究面料的可能性,从2014年开始,她再没再拿起过针线,而是选择用数字化方式制作服装。在The Fabricant官网上,每期推出的deep系列最大限度地展示他们的设计和技术。数字创意爱好者可以免费下载文件源,The Fabricant认为共同创造和包容性是数字时尚领域的基础。

  事实上,虚拟服装就像一件衣服理想化的动态手稿,处于还没有被生产出来的“未完成”状态。只要创作者愿意分享它,虚拟服装都能被制作成摸得着的衣服。但墨菲认为未来我们很可能不再需要那么多被制造出来的衣服了。现在催生其出现的社交媒体仅仅是个开始,当前的文本、图像、声音和视频格式,只做到了信息传递,并未产生真正的交互。他相信未来我们在虚拟世界中的互动方式会与现实更为相似。如若是这样,人们在数字服装上的花费终将与在成衣上的花费一样多,甚至更甚。恐怕对于网游宅男来说,现实已经如此。

日期归档
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版权所有© www.avexasia.com 技术支持: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