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房屋中介的回忆

2019-07-29 点击:1193

  

  早上八点刚过,送闺女去上课。路过后面街上的中介店铺,小哥们已经正襟危坐,开始工作,屋内没开什么灯,显得有些暗。

  街角又遇到一个小哥,热情的发着房屋报价传单,尽管接传单的路人不多。

  没来由想起刚来沪上时遇到的一位中介小哥。说是小哥,其实是个小老板。

  那时候千禧年,刚来沪上,租房子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这个也是外地来上海混生活的小老板。

  那时候中介市场刚刚兴起,开中介的都是个体的私人老板,没有连锁化经营,市场准入门槛比较低,小老板也就是初中毕业,敢想敢干,人流大的街边租个门面房,腿跑的勤快点,生意自然就撑了起来。

  小老板人大方,会来事,和租客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生意做的是有声有色。租客们一时半会也买不了房,工作有时经常换,房东有时因为各种事项也回收房子,所以这租的房子也是经常换。只要换房子,小老板自然来了生意。

  小老板没一两年就赚到了钱。人前人后,见他,经常是皮夹里塞得鼓鼓囊囊的人民币,快噗出来了,找他寻好了房子,成了交,总拍着胸脯要请我们吃饭。

  几次三番,推脱不过,有一次赴了他的宴。小老板和他的几个老乡,言谈中都是那些孔方兄的事,掩饰不住的膨胀,有意无意的炫耀着那只鼓得不能再鼓的钱包,对着不知从哪找来的女孩夸夸其谈,事后知道是他找来的烟花女子。

  于是,就没了下次。再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基本上和中介打交道的机会就少了很多。

  没过几年,中介的发展也连锁化,大的资本进入房屋交易市场,市场上都是我爱我家、太平洋、中原这样的连锁,个体经营的中介店基本被挤出了这个市场。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这小老板怎么样了。不过每每想起他那种物质满足后,毫不掩饰的膨胀感,印象还是很深刻。

  96

  老麦2018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字数 679

  

  早上八点刚过,送闺女去上课。路过后面街上的中介店铺,小哥们已经正襟危坐,开始工作,屋内没开什么灯,显得有些暗。

  街角又遇到一个小哥,热情的发着房屋报价传单,尽管接传单的路人不多。

  没来由想起刚来沪上时遇到的一位中介小哥。说是小哥,其实是个小老板。

  那时候千禧年,刚来沪上,租房子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这个也是外地来上海混生活的小老板。

  那时候中介市场刚刚兴起,开中介的都是个体的私人老板,没有连锁化经营,市场准入门槛比较低,小老板也就是初中毕业,敢想敢干,人流大的街边租个门面房,腿跑的勤快点,生意自然就撑了起来。

  小老板人大方,会来事,和租客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生意做的是有声有色。租客们一时半会也买不了房,工作有时经常换,房东有时因为各种事项也回收房子,所以这租的房子也是经常换。只要换房子,小老板自然来了生意。

  小老板没一两年就赚到了钱。人前人后,见他,经常是皮夹里塞得鼓鼓囊囊的人民币,快噗出来了,找他寻好了房子,成了交,总拍着胸脯要请我们吃饭。

  几次三番,推脱不过,有一次赴了他的宴。小老板和他的几个老乡,言谈中都是那些孔方兄的事,掩饰不住的膨胀,有意无意的炫耀着那只鼓得不能再鼓的钱包,对着不知从哪找来的女孩夸夸其谈,事后知道是他找来的烟花女子。

  于是,就没了下次。再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基本上和中介打交道的机会就少了很多。

  没过几年,中介的发展也连锁化,大的资本进入房屋交易市场,市场上都是我爱我家、太平洋、中原这样的连锁,个体经营的中介店基本被挤出了这个市场。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这小老板怎么样了。不过每每想起他那种物质满足后,毫不掩饰的膨胀感,印象还是很深刻。

  

  早上八点刚过,送闺女去上课。路过后面街上的中介店铺,小哥们已经正襟危坐,开始工作,屋内没开什么灯,显得有些暗。

  街角又遇到一个小哥,热情的发着房屋报价传单,尽管接传单的路人不多。

  没来由想起刚来沪上时遇到的一位中介小哥。说是小哥,其实是个小老板。

  那时候千禧年,刚来沪上,租房子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这个也是外地来上海混生活的小老板。

  那时候中介市场刚刚兴起,开中介的都是个体的私人老板,没有连锁化经营,市场准入门槛比较低,小老板也就是初中毕业,敢想敢干,人流大的街边租个门面房,腿跑的勤快点,生意自然就撑了起来。

  小老板人大方,会来事,和租客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生意做的是有声有色。租客们一时半会也买不了房,工作有时经常换,房东有时因为各种事项也回收房子,所以这租的房子也是经常换。只要换房子,小老板自然来了生意。

  小老板没一两年就赚到了钱。人前人后,见他,经常是皮夹里塞得鼓鼓囊囊的人民币,快噗出来了,找他寻好了房子,成了交,总拍着胸脯要请我们吃饭。

  几次三番,推脱不过,有一次赴了他的宴。小老板和他的几个老乡,言谈中都是那些孔方兄的事,掩饰不住的膨胀,有意无意的炫耀着那只鼓得不能再鼓的钱包,对着不知从哪找来的女孩夸夸其谈,事后知道是他找来的烟花女子。

  于是,就没了下次。再以后,有了自己的房子,基本上和中介打交道的机会就少了很多。

  没过几年,中介的发展也连锁化,大的资本进入房屋交易市场,市场上都是我爱我家、太平洋、中原这样的连锁,个体经营的中介店基本被挤出了这个市场。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这小老板怎么样了。不过每每想起他那种物质满足后,毫不掩饰的膨胀感,印象还是很深刻。

日期归档
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版权所有© www.avexasia.com 技术支持: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