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泪眼娑婆三生梦,奈何无缘度此生

2019-08-06 点击:1401
?

  挽芳姿,水袖云笙,月满小西楼,一曲霓裳轻舞,泪眼娑婆三生梦。

  曾记否,青梅竹马,儿时玩闹戏,今竹马万人上,青梅独为阶下囚。

  命归已,魂归千里,缠绵情丝起,不闻闺中怨曲,可怜孤影向谁去。

  向谁去,蹒跚步履,煞气万人忌,寒风透骨酸心,提剑问君何为惧。

  

  何为惧,生死茫茫,青丝隔白发,叹一声天未怜,血泪无声自留痕。

  自留痕,遍寻无魂,追溯于前尘,双行径月一轮,再流连娥眉已沉。

  眉已沉,恬退隐忍,怒目殿中人,恐朝堂皆不稳,愧对万千忠义魂。

  忠义魂,江山苦守,血染红衣袖,犹记殿前贪欢,泪无声枉自蹉嗟。

  

  自磋嗟,寻梅踏雪,仰首望宫阙,更阑静默四野,孤影难抵寒风冽。

  寒风冽,再无明月,尝无心一瞥,终成人羡之合,君持剑颈心淌血。

  寒风冽,塞外飘雪,心有千千结,思妻念亲更甚,何时能归报战捷。

  红尘莽,年少意气,春风正得意,撩拨春心萌动,奈何无缘度此生。

  

  度此生,唯一人尔,颔首望梅园,也曾佳人在侧,往事如烟风吹散。

  风吹散,荒腔走板,执酒望中原,饮尽一腔孤胆,乱世间锈甲为衫。

  甲为衫,手持兵刃,殿前谢君恩,饮一杯诀别酒,只身一人赴沙场。

  赴沙场,回头一望,燕子楼前花,满地岂有人拾,此去阳关三千里。

  

  三千里,背井离乡,曾梦回故里,闻声步入竹林,却未见故人模样。

  故人叹,气宇轩昂,走马烟花巷,三五知己欢场,疏狂饮酒醉何妨。

  醉何妨,人事仿徨,夜色渐微凉,卿把世歌醉唱,天下无我不成王。

  不成王,世事变迁,原来也无妨,不过饮壶清酒,纵身一跳忘川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挽芳姿,水袖云笙,月满小西楼,一曲霓裳轻舞,泪眼娑婆三生梦。

  曾记否,青梅竹马,儿时玩闹戏,今竹马万人上,青梅独为阶下囚。

  命归已,魂归千里,缠绵情丝起,不闻闺中怨曲,可怜孤影向谁去。

  向谁去,蹒跚步履,煞气万人忌,寒风透骨酸心,提剑问君何为惧。

  

  何为惧,生死茫茫,青丝隔白发,叹一声天未怜,血泪无声自留痕。

  自留痕,遍寻无魂,追溯于前尘,双行径月一轮,再流连娥眉已沉。

  眉已沉,恬退隐忍,怒目殿中人,恐朝堂皆不稳,愧对万千忠义魂。

  忠义魂,江山苦守,血染红衣袖,犹记殿前贪欢,泪无声枉自蹉嗟。

  

  自磋嗟,寻梅踏雪,仰首望宫阙,更阑静默四野,孤影难抵寒风冽。

  寒风冽,再无明月,尝无心一瞥,终成人羡之合,君持剑颈心淌血。

  寒风冽,塞外飘雪,心有千千结,思妻念亲更甚,何时能归报战捷。

  红尘莽,年少意气,春风正得意,撩拨春心萌动,奈何无缘度此生。

  

  度此生,唯一人尔,颔首望梅园,也曾佳人在侧,往事如烟风吹散。

  风吹散,荒腔走板,执酒望中原,饮尽一腔孤胆,乱世间锈甲为衫。

  甲为衫,手持兵刃,殿前谢君恩,饮一杯诀别酒,只身一人赴沙场。

  赴沙场,回头一望,燕子楼前花,满地岂有人拾,此去阳关三千里。

  

  三千里,背井离乡,曾梦回故里,闻声步入竹林,却未见故人模样。

  故人叹,气宇轩昂,走马烟花巷,三五知己欢场,疏狂饮酒醉何妨。

  醉何妨,人事仿徨,夜色渐微凉,卿把世歌醉唱,天下无我不成王。

  不成王,世事变迁,原来也无妨,不过饮壶清酒,纵身一跳忘川河。

  挽芳姿,水袖云笙,月满小西楼,一曲霓裳轻舞,泪眼娑婆三生梦。

  曾记否,青梅竹马,儿时玩闹戏,今竹马万人上,青梅独为阶下囚。

  命归已,魂归千里,缠绵情丝起,不闻闺中怨曲,可怜孤影向谁去。

  向谁去,蹒跚步履,煞气万人忌,寒风透骨酸心,提剑问君何为惧。

  

  何为惧,生死茫茫,青丝隔白发,叹一声天未怜,血泪无声自留痕。

  自留痕,遍寻无魂,追溯于前尘,双行径月一轮,再流连娥眉已沉。

  眉已沉,恬退隐忍,怒目殿中人,恐朝堂皆不稳,愧对万千忠义魂。

  忠义魂,江山苦守,血染红衣袖,犹记殿前贪欢,泪无声枉自蹉嗟。

  

  自磋嗟,寻梅踏雪,仰首望宫阙,更阑静默四野,孤影难抵寒风冽。

  寒风冽,再无明月,尝无心一瞥,终成人羡之合,君持剑颈心淌血。

  寒风冽,塞外飘雪,心有千千结,思妻念亲更甚,何时能归报战捷。

  红尘莽,年少意气,春风正得意,撩拨春心萌动,奈何无缘度此生。

  

  度此生,唯一人尔,颔首望梅园,也曾佳人在侧,往事如烟风吹散。

  风吹散,荒腔走板,执酒望中原,饮尽一腔孤胆,乱世间锈甲为衫。

  甲为衫,手持兵刃,殿前谢君恩,饮一杯诀别酒,只身一人赴沙场。

  赴沙场,回头一望,燕子楼前花,满地岂有人拾,此去阳关三千里。

  

  三千里,背井离乡,曾梦回故里,闻声步入竹林,却未见故人模样。

  故人叹,气宇轩昂,走马烟花巷,三五知己欢场,疏狂饮酒醉何妨。

  醉何妨,人事仿徨,夜色渐微凉,卿把世歌醉唱,天下无我不成王。

  不成王,世事变迁,原来也无妨,不过饮壶清酒,纵身一跳忘川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挽芳姿,水袖云笙,月满小西楼,一曲霓裳轻舞,泪眼娑婆三生梦。

  曾记否,青梅竹马,儿时玩闹戏,今竹马万人上,青梅独为阶下囚。

  命归已,魂归千里,缠绵情丝起,不闻闺中怨曲,可怜孤影向谁去。

  向谁去,蹒跚步履,煞气万人忌,寒风透骨酸心,提剑问君何为惧。

  

  何为惧,生死茫茫,青丝隔白发,叹一声天未怜,血泪无声自留痕。

  自留痕,遍寻无魂,追溯于前尘,双行径月一轮,再流连娥眉已沉。

  眉已沉,恬退隐忍,怒目殿中人,恐朝堂皆不稳,愧对万千忠义魂。

  忠义魂,江山苦守,血染红衣袖,犹记殿前贪欢,泪无声枉自蹉嗟。

  

  自磋嗟,寻梅踏雪,仰首望宫阙,更阑静默四野,孤影难抵寒风冽。

  寒风冽,再无明月,尝无心一瞥,终成人羡之合,君持剑颈心淌血。

  寒风冽,塞外飘雪,心有千千结,思妻念亲更甚,何时能归报战捷。

  红尘莽,年少意气,春风正得意,撩拨春心萌动,奈何无缘度此生。

  

  度此生,唯一人尔,颔首望梅园,也曾佳人在侧,往事如烟风吹散。

  风吹散,荒腔走板,执酒望中原,饮尽一腔孤胆,乱世间锈甲为衫。

  甲为衫,手持兵刃,殿前谢君恩,饮一杯诀别酒,只身一人赴沙场。

  赴沙场,回头一望,燕子楼前花,满地岂有人拾,此去阳关三千里。

  

  三千里,背井离乡,曾梦回故里,闻声步入竹林,却未见故人模样。

  故人叹,气宇轩昂,走马烟花巷,三五知己欢场,疏狂饮酒醉何妨。

  醉何妨,人事仿徨,夜色渐微凉,卿把世歌醉唱,天下无我不成王。

  不成王,世事变迁,原来也无妨,不过饮壶清酒,纵身一跳忘川河。

  挽芳姿,水袖云笙,月满小西楼,一曲霓裳轻舞,泪眼娑婆三生梦。

  曾记否,青梅竹马,儿时玩闹戏,今竹马万人上,青梅独为阶下囚。

  命归已,魂归千里,缠绵情丝起,不闻闺中怨曲,可怜孤影向谁去。

  向谁去,蹒跚步履,煞气万人忌,寒风透骨酸心,提剑问君何为惧。

  

  何为惧,生死茫茫,青丝隔白发,叹一声天未怜,血泪无声自留痕。

  自留痕,遍寻无魂,追溯于前尘,双行径月一轮,再流连娥眉已沉。

  眉已沉,恬退隐忍,怒目殿中人,恐朝堂皆不稳,愧对万千忠义魂。

  忠义魂,江山苦守,血染红衣袖,犹记殿前贪欢,泪无声枉自蹉嗟。

  

  自磋嗟,寻梅踏雪,仰首望宫阙,更阑静默四野,孤影难抵寒风冽。

  寒风冽,再无明月,尝无心一瞥,终成人羡之合,君持剑颈心淌血。

  寒风冽,塞外飘雪,心有千千结,思妻念亲更甚,何时能归报战捷。

  红尘莽,年少意气,春风正得意,撩拨春心萌动,奈何无缘度此生。

  

  度此生,唯一人尔,颔首望梅园,也曾佳人在侧,往事如烟风吹散。

  风吹散,荒腔走板,执酒望中原,饮尽一腔孤胆,乱世间锈甲为衫。

  甲为衫,手持兵刃,殿前谢君恩,饮一杯诀别酒,只身一人赴沙场。

  赴沙场,回头一望,燕子楼前花,满地岂有人拾,此去阳关三千里。

  

  三千里,背井离乡,曾梦回故里,闻声步入竹林,却未见故人模样。

  故人叹,气宇轩昂,走马烟花巷,三五知己欢场,疏狂饮酒醉何妨。

  醉何妨,人事仿徨,夜色渐微凉,卿把世歌醉唱,天下无我不成王。

  不成王,世事变迁,原来也无妨,不过饮壶清酒,纵身一跳忘川河。

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版权所有© www.avexasia.com 技术支持: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