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在接触互联网之前,我活得就像一个白痴,但是很快乐……

2019-08-15 点击:1942
?

  消失之城2天前我要分享

  

  文:礼士路西岛秀俊

  真的,在接触互联网以前的日子里,我活得都像一个白痴,但是很快乐。我觉得自己特别好看,特别有才,特别文艺,特别牛逼,以后一定会特别成功,特别有钱,我简直找不到什么不快乐的理由,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对我太他妈好了,我他妈一定是上帝的干儿子。

  但自从学会上网后我的世界就崩塌了。

  我世界的第一条裂纹来自qq,那时我们年纪小啊,很虚荣啊,特别在意名字后头那一长串的星星月亮什么的,于是整晚整晚地挂在上头,眼巴巴地盼着能早点儿升级成大v。

  可我们发现啊,无论我在花多少时间,有些特权都是不能享受的,比如黄钻大号,可以每天变着花样换衣服换皮肤,真他妈的炫酷!可黄钻要多少钱?15块啊!而且每个月都要缴费啊!同志们,15块,对一个中学生是什么概念?差不多将近一百万呐!这是资本主义向我第一次展露獠牙。他告诉我生活很难,而且会越来越难。

  

  当然这点獠牙放现在根本不算什么,如今资本主义天天都在我眼前耍大刀,本腊鸡连个屁都不敢放。你们肯定听过有个网站叫知乎,如果还没上过就不要上了,上了容易怀疑人生。

  在知乎上头年薪百万是平均水准,年薪三十万是底线,年薪十万的简直应该送去人道主义..毁灭——因为太他妈丢人了。

  知乎朋友们分享的都是如何帮公司融资上市,如何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建言献策,如何收复宝岛等等等等,格局太大了,显得我特别的贫穷和渺小。现在我每每想起拿到一万offer时的那个得意劲儿,都恨不得跑出去上一百次吊。

  我也记得在豆瓣第一次上传照片被人说丑,然后面红耳赤地跟对方撕了一个钟头的样子。

  没必要,特别没必要,因为我现在知道豆瓣很多网友觉得王祖贤和林青霞也不好看,说我丑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你也不可以对他们说,我很丑,但是我很有内涵这种话。当我觉得王家卫和岩井俊二已经文艺爆了的时候,豆瓣上的朋友们都在讨论阿莫多瓦电影里的身份追寻和哲学解读一类的话题。面对这种话题我该露出什么表情?是的,是绝望。那种冲击就好像当年老佛爷头一回见到火车时一样。

  然而你以为上微博就轻松了吗?并不。

  我记得有一次发了条微博,写了很多话,被转发了一百多次,那种感觉让我恍惚以为自己是国际巨星,转身就可以去奥斯卡现场走红毯的那种,现在想起来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always naive,毕竟大v们拍一条狗都有几千几万的转发,有时候还可以捎带一条广告,哐哐几万块入账,一年就攒齐了买房的首付。

  那种感觉让我特别气急败坏,因为那是明晃晃地告诉我说我还不如一条狗讨人喜欢。当然这种事情见多了也就没什么了,毕竟王思聪家的狗比我活得潇洒多了,而且大家都觉得这天经地义。

  

  我不想上网了,真的。我想把发明互联网的人拉到大太阳下晒死,他们让我明白这个世界太残酷了,总有人在我加班的时候环游世界,总有人在我考虑吃沙县小吃还是桂林米粉的时候又在澳洲买了套房子。

  我知道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但眼前看到的一切太残酷太真实太血淋淋了,我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每天用脑袋撞树,把自己撞回那个快乐的白痴,在残疾人关爱中心度过安稳幸福的一生,说不定还能碰上跟大人物的夫人们合影的机会。

  败家娘们徐美丽

  拆迁暴富后,她却险些把日子过成灾难片,只因为……

  保时捷女车主:脾气暴不好惹的“社会姐”,每次都能赢?

  

  收藏举报投诉

  

  文:礼士路西岛秀俊

  真的,在接触互联网以前的日子里,我活得都像一个白痴,但是很快乐。我觉得自己特别好看,特别有才,特别文艺,特别牛逼,以后一定会特别成功,特别有钱,我简直找不到什么不快乐的理由,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对我太他妈好了,我他妈一定是上帝的干儿子。

  但自从学会上网后我的世界就崩塌了。

  我世界的第一条裂纹来自qq,那时我们年纪小啊,很虚荣啊,特别在意名字后头那一长串的星星月亮什么的,于是整晚整晚地挂在上头,眼巴巴地盼着能早点儿升级成大v。

  可我们发现啊,无论我在花多少时间,有些特权都是不能享受的,比如黄钻大号,可以每天变着花样换衣服换皮肤,真他妈的炫酷!可黄钻要多少钱?15块啊!而且每个月都要缴费啊!同志们,15块,对一个中学生是什么概念?差不多将近一百万呐!这是资本主义向我第一次展露獠牙。他告诉我生活很难,而且会越来越难。

  

  当然这点獠牙放现在根本不算什么,如今资本主义天天都在我眼前耍大刀,本腊鸡连个屁都不敢放。你们肯定听过有个网站叫知乎,如果还没上过就不要上了,上了容易怀疑人生。

  在知乎上头年薪百万是平均水准,年薪三十万是底线,年薪十万的简直应该送去人道主义..毁灭——因为太他妈丢人了。

  知乎朋友们分享的都是如何帮公司融资上市,如何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建言献策,如何收复宝岛等等等等,格局太大了,显得我特别的贫穷和渺小。现在我每每想起拿到一万offer时的那个得意劲儿,都恨不得跑出去上一百次吊。

  我也记得在豆瓣第一次上传照片被人说丑,然后面红耳赤地跟对方撕了一个钟头的样子。

  没必要,特别没必要,因为我现在知道豆瓣很多网友觉得王祖贤和林青霞也不好看,说我丑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你也不可以对他们说,我很丑,但是我很有内涵这种话。当我觉得王家卫和岩井俊二已经文艺爆了的时候,豆瓣上的朋友们都在讨论阿莫多瓦电影里的身份追寻和哲学解读一类的话题。面对这种话题我该露出什么表情?是的,是绝望。那种冲击就好像当年老佛爷头一回见到火车时一样。

  然而你以为上微博就轻松了吗?并不。

  我记得有一次发了条微博,写了很多话,被转发了一百多次,那种感觉让我恍惚以为自己是国际巨星,转身就可以去奥斯卡现场走红毯的那种,现在想起来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always naive,毕竟大v们拍一条狗都有几千几万的转发,有时候还可以捎带一条广告,哐哐几万块入账,一年就攒齐了买房的首付。

  那种感觉让我特别气急败坏,因为那是明晃晃地告诉我说我还不如一条狗讨人喜欢。当然这种事情见多了也就没什么了,毕竟王思聪家的狗比我活得潇洒多了,而且大家都觉得这天经地义。

  

  我不想上网了,真的。我想把发明互联网的人拉到大太阳下晒死,他们让我明白这个世界太残酷了,总有人在我加班的时候环游世界,总有人在我考虑吃沙县小吃还是桂林米粉的时候又在澳洲买了套房子。

  我知道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但眼前看到的一切太残酷太真实太血淋淋了,我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每天用脑袋撞树,把自己撞回那个快乐的白痴,在残疾人关爱中心度过安稳幸福的一生,说不定还能碰上跟大人物的夫人们合影的机会。

  败家娘们徐美丽

  拆迁暴富后,她却险些把日子过成灾难片,只因为……

  保时捷女车主:脾气暴不好惹的“社会姐”,每次都能赢?

  

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版权所有© www.avexasia.com 技术支持: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