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故事:小姐从前得罪太多人,虽然现在身在冷宫,依然有人要来报仇

2019-09-01 点击:1320

  2019 往年的故事

  

  现在刚入了秋,空气中带些阴寒之风。因为正值正午,所以这风吹的人是精神抖擞却又带点困乏之气。

  在一个荒凉、冷清的院子里,院中的石凳上,正坐着一位身着石青色、上绣祥云图案衣服的女子。

  那女子身形偏瘦,脸上没有什么光彩,细眉、大眼、唇色有些白。她的脸上充满着困意和无聊。

  在她的正对面站着一位身着秋香色、上绣水仙图案衣服的女子。这女子的脸形很小,是娃娃脸,她的五官端正,眉唇都很小巧,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大大的,此时的她正一脸认真的在走着路,她的举手抬足之间都透露着端庄、优雅。

  走路的女子,她的步伐慢且稳,步子小却不失风雅,她在走路的同时,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正在走路的女子见坐在石凳上的女子一脸困意的在打着哈欠时,她立马带着怒气小步走到那坐在石凳上的女子面前责怪道:

  “小寒姐,您要是再不认真学,我可就生气了。”

  “云画啊,不是我不想学,实在是这不适合我……我向来走路快、步子迈的大,你现在要我一步化作三步走,我是真的不习惯。”

  

  看着面前教自己走路的李云画生气了,宫寒立马端正了自己的坐姿向李云画解释道。

  “可你不学,要是被人看穿了怎么办?到时候……”

  “云画,你忘了?我现在可是被皇上给满门抄斩的弃妃,还有谁敢来我这……宫,宫……”

  “福安宫,我都说了好多次了。”

  见宫寒连自己所住的宫名都记不住,李云画那一张小巧精致的脸气的都快挤成一团了。

  “是是是,是福安宫。我这不是不认识繁体字嘛。”宫寒才没有心思去认真记她所住的这宫殿,毕竟这福安宫也不是她的。

  “小寒姐!现在没有人来,不代表以后也没有人来。你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跟我学……”

  “云画,我因伤在床躺着的这三个月里可曾有人来过?这么大的一个福安宫,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宫女在,也不可能只有宫女没有太监在。云画,我们就面对现实吧。”

  “可是小寒姐,宫家已经没了,您要是在后宫再没了地位,只怕会被人给……”

  云画急的一下子跪在宫寒的面前落了泪,她那粉嬾的小脸沾了泪水,显得她越发的动人。

  见云画这么为自己着想,急的都哭了,而自己却还一直不争气,宫寒这心里顿时有些过意不去……

  

  宫寒起身扶起云画,然后用衣袖帮云画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云画,你也知道我并不是你主子,我现在只是霸占了她的身体而已。这后宫生活不适合我,我也没有实力去跟皇上的其她妃子斗。我们两人现在在这福安宫过的不是挺好的……”

  “小寒姐,你是不知道主子以前在后宫得罪了多少人。现在你失了宠,家门被灭,肯定有好多人想趁机把你也给除了。”

  宫寒是一个穿越到此的现代人,所以她并不清楚这副身体的主人此前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她听云画说,这个宫寒的父亲是位宰相,叛变想夺皇位,被皇上当场捉住。全家都被斩了首,就她活了下来。皇上虽没有杀她,却重责了她一百大板。

  这一百大板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真宫寒来说,无疑不等于是要了她的命。

  所以当现代宫寒穿越到这里的时候,她在床上足足躺了三个月。

  让现代宫寒没想到的是,在古代竟会有一位跟她长相一样、名字一样、年龄一样、身高一样的人,除了性格外,她们两个其它地方都很相似。当然,这话是云画说的。

  现代的宫寒,原是一名中餐的主厨。她当天正在厨房试做新菜,可谁知厨房突然发生了爆炸,原本以为自己会就此丧生在火场里的宫寒竟意外穿越了。

  

  宫寒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她便把自己不是这里人的事情告诉了云画。所以在她躺在床上的这三个月里,云画花了好长时间才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云画又花了好长的时间替宫寒补习了皇宫里的知识。

  宫寒在床上躺着的这三个月里,她每天都听云画在自己的耳边说着这皇宫里的规矩。她这才刚能下床行走,云画便着急的要教宫寒学走路。以防有人来福安宫拜访,宫寒到时候再露了馅。

  “那我们就把福安宫的大门给锁起来,谁也不见。这样,就算宫寒得罪了再多的人,他们也没法进来报仇。”

  宫寒想着,她把门给关了,谁也不见。没人进来,这样她就不会再得罪到任何人,也不会受到其他人的报复,她和云画在这后宫中也能好好的生活。

  “小寒姐,这皇宫可不比外面。而且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要是突然有人来福安宫,让别人察觉出你跟以往不一样,他们再上报给皇上,皇上知道了真相后,那可是会斩你头的!”

  见云画这么害怕自己会出事,宫寒也不再跟云画打马虎眼了。她在心里说服了自己几句后,便认了命。

  “我现在就学,行不行?你就不要再为我担心了。”

  “你现在是真心想跟我学?”

  “真心的!真的不能再真!”

  

  宫寒怕自己再不学,云画就会抱着她的大腿从在地上跟她不停的唠叨着。

  “那好,那你先把鞋给换上。”

  这宫里的女子穿的都是带有花盆底的鞋,宫寒是怎么也穿不习惯,所以她之前趁着云画不注意的时候,自己偷偷的把鞋底给改良了一下,变成了平底鞋。

  “换了那鞋,我就得爬着走路了……”宫寒虽是女人,但她这辈子就没有穿过高跟鞋。而且她在厨房工作也不能穿高跟鞋。

  “你换不换?”

  见自己一有推脱,云画便板着张脸说自己,宫寒不禁笑了起来。

  云画是娃娃脸。所以她在板着脸说话的时候,特别像是一个小孩在一脸认真的给大人说教。

  “你还笑,要不是见你顶着我主子的身体,我早动手打你了。”云画从小就进了宫家,所以她没少被宫寒打过骂过。

  “你这主子心肠狠毒、脾气暴躁,她肯定没少冲你发火、动手打你。我现在又不是你主子,你可以来尽情的打我。来吧……”

  宫寒张开双臂,闭上眼睛,一副我任由你处置的样子。让云画见了是又好气又好笑。

  望了宫寒几眼后,云画便独自回了屋。

  

  听到有脚步声在走远,宫寒才睁开眼。她见云画回了屋,以为是自己真的惹云画生气了,她刚想进屋去哄云画,便见到云画拿了双鞋出来。

  “快换上。今天不练满两个时辰就不许吃晚饭。”

  “我的云画妹妹,你折磨我可以,可你不能折磨你自己啊。你看看你这小身板,一手下去都捏不到肉,你要是不吃饭,恐怕连路都走不稳。”

  宫寒在说话的时候,她直接上手去捏了捏云画的腰间,确实没捏到什么肉。这古代的宫寒身材也是消瘦,不像现代的宫寒,因为每天锻练而全身都有肌肉。

  “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不让你碰我,不让你摸我,我也不理你。快把鞋换上!”

  见云画撅着嘴,一脸怒气的望着自己,宫寒便也不再继续逗她了。

  “哦~好。”

  在这福安宫里,每天逗逗云画成了宫寒寻求解闷的趣事。

  虽然云画每次都说她生气了,可她从来没真生过气,那板着的脸,不到两句话的时间就松了,这怎么能叫生气……

  

  现在刚入了秋,空气中带些阴寒之风。因为正值正午,所以这风吹的人是精神抖擞却又带点困乏之气。

  在一个荒凉、冷清的院子里,院中的石凳上,正坐着一位身着石青色、上绣祥云图案衣服的女子。

  那女子身形偏瘦,脸上没有什么光彩,细眉、大眼、唇色有些白。她的脸上充满着困意和无聊。

  在她的正对面站着一位身着秋香色、上绣水仙图案衣服的女子。这女子的脸形很小,是娃娃脸,她的五官端正,眉唇都很小巧,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大大的,此时的她正一脸认真的在走着路,她的举手抬足之间都透露着端庄、优雅。

  走路的女子,她的步伐慢且稳,步子小却不失风雅,她在走路的同时,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正在走路的女子见坐在石凳上的女子一脸困意的在打着哈欠时,她立马带着怒气小步走到那坐在石凳上的女子面前责怪道:

  “小寒姐,您要是再不认真学,我可就生气了。”

  “云画啊,不是我不想学,实在是这不适合我……我向来走路快、步子迈的大,你现在要我一步化作三步走,我是真的不习惯。”

  

  看着面前教自己走路的李云画生气了,宫寒立马端正了自己的坐姿向李云画解释道。

  “可你不学,要是被人看穿了怎么办?到时候……”

  “云画,你忘了?我现在可是被皇上给满门抄斩的弃妃,还有谁敢来我这……宫,宫……”

  “福安宫,我都说了好多次了。”

  见宫寒连自己所住的宫名都记不住,李云画那一张小巧精致的脸气的都快挤成一团了。

  “是是是,是福安宫。我这不是不认识繁体字嘛。”宫寒才没有心思去认真记她所住的这宫殿,毕竟这福安宫也不是她的。

  “小寒姐!现在没有人来,不代表以后也没有人来。你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跟我学……”

  “云画,我因伤在床躺着的这三个月里可曾有人来过?这么大的一个福安宫,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宫女在,也不可能只有宫女没有太监在。云画,我们就面对现实吧。”

  “可是小寒姐,宫家已经没了,您要是在后宫再没了地位,只怕会被人给……”

  云画急的一下子跪在宫寒的面前落了泪,她那粉嬾的小脸沾了泪水,显得她越发的动人。

  见云画这么为自己着想,急的都哭了,而自己却还一直不争气,宫寒这心里顿时有些过意不去……

  

  宫寒起身扶起云画,然后用衣袖帮云画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云画,你也知道我并不是你主子,我现在只是霸占了她的身体而已。这后宫生活不适合我,我也没有实力去跟皇上的其她妃子斗。我们两人现在在这福安宫过的不是挺好的……”

  “小寒姐,你是不知道主子以前在后宫得罪了多少人。现在你失了宠,家门被灭,肯定有好多人想趁机把你也给除了。”

  宫寒是一个穿越到此的现代人,所以她并不清楚这副身体的主人此前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她听云画说,这个宫寒的父亲是位宰相,叛变想夺皇位,被皇上当场捉住。全家都被斩了首,就她活了下来。皇上虽没有杀她,却重责了她一百大板。

  这一百大板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真宫寒来说,无疑不等于是要了她的命。

  所以当现代宫寒穿越到这里的时候,她在床上足足躺了三个月。

  让现代宫寒没想到的是,在古代竟会有一位跟她长相一样、名字一样、年龄一样、身高一样的人,除了性格外,她们两个其它地方都很相似。当然,这话是云画说的。

  现代的宫寒,原是一名中餐的主厨。她当天正在厨房试做新菜,可谁知厨房突然发生了爆炸,原本以为自己会就此丧生在火场里的宫寒竟意外穿越了。

  

  宫寒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她便把自己不是这里人的事情告诉了云画。所以在她躺在床上的这三个月里,云画花了好长时间才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云画又花了好长的时间替宫寒补习了皇宫里的知识。

  宫寒在床上躺着的这三个月里,她每天都听云画在自己的耳边说着这皇宫里的规矩。她这才刚能下床行走,云画便着急的要教宫寒学走路。以防有人来福安宫拜访,宫寒到时候再露了馅。

  “那我们就把福安宫的大门给锁起来,谁也不见。这样,就算宫寒得罪了再多的人,他们也没法进来报仇。”

  宫寒想着,她把门给关了,谁也不见。没人进来,这样她就不会再得罪到任何人,也不会受到其他人的报复,她和云画在这后宫中也能好好的生活。

  “小寒姐,这皇宫可不比外面。而且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要是突然有人来福安宫,让别人察觉出你跟以往不一样,他们再上报给皇上,皇上知道了真相后,那可是会斩你头的!”

  见云画这么害怕自己会出事,宫寒也不再跟云画打马虎眼了。她在心里说服了自己几句后,便认了命。

  “我现在就学,行不行?你就不要再为我担心了。”

  “你现在是真心想跟我学?”

  “真心的!真的不能再真!”

  

  宫寒怕自己再不学,云画就会抱着她的大腿从在地上跟她不停的唠叨着。

  “那好,那你先把鞋给换上。”

  这宫里的女子穿的都是带有花盆底的鞋,宫寒是怎么也穿不习惯,所以她之前趁着云画不注意的时候,自己偷偷的把鞋底给改良了一下,变成了平底鞋。

  “换了那鞋,我就得爬着走路了……”宫寒虽是女人,但她这辈子就没有穿过高跟鞋。而且她在厨房工作也不能穿高跟鞋。

  “你换不换?”

  见自己一有推脱,云画便板着张脸说自己,宫寒不禁笑了起来。

  云画是娃娃脸。所以她在板着脸说话的时候,特别像是一个小孩在一脸认真的给大人说教。

  “你还笑,要不是见你顶着我主子的身体,我早动手打你了。”云画从小就进了宫家,所以她没少被宫寒打过骂过。

  “你这主子心肠狠毒、脾气暴躁,她肯定没少冲你发火、动手打你。我现在又不是你主子,你可以来尽情的打我。来吧……”

  宫寒张开双臂,闭上眼睛,一副我任由你处置的样子。让云画见了是又好气又好笑。

  望了宫寒几眼后,云画便独自回了屋。

  

  听到有脚步声在走远,宫寒才睁开眼。她见云画回了屋,以为是自己真的惹云画生气了,她刚想进屋去哄云画,便见到云画拿了双鞋出来。

  “快换上。今天不练满两个时辰就不许吃晚饭。”

  “我的云画妹妹,你折磨我可以,可你不能折磨你自己啊。你看看你这小身板,一手下去都捏不到肉,你要是不吃饭,恐怕连路都走不稳。”

  宫寒在说话的时候,她直接上手去捏了捏云画的腰间,确实没捏到什么肉。这古代的宫寒身材也是消瘦,不像现代的宫寒,因为每天锻练而全身都有肌肉。

  “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不让你碰我,不让你摸我,我也不理你。快把鞋换上!”

  见云画撅着嘴,一脸怒气的望着自己,宫寒便也不再继续逗她了。

  “哦~好。”

  在这福安宫里,每天逗逗云画成了宫寒寻求解闷的趣事。

  虽然云画每次都说她生气了,可她从来没真生过气,那板着的脸,不到两句话的时间就松了,这怎么能叫生气……

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版权所有© www.avexasia.com 技术支持: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