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说农民牛五(下)

2019-08-28 点击:1136

  2019 未闻故事

  文/傅安平

  

  牛五终于入了党,成了预备党员,也成了村里党员大家庭中的一员。

  照村里以往不成文规矩,每年新党员都要凑份子请老党员们吃顿饭联络感情,有时还备点随手礼。到了七·一那天,天空下着小雨,村里一班党员干部们在村两委小楼里聚餐,自己买菜开厨,五十几个人从中午吃起,喝酒,咵天,除了有一部分人有事先走了,其他人打牌,拖到傍晚才散。

  牛五这天高兴,喝多了点,呃了好几口酒气,脑子有点晕乎乎的。他在薄黑中回到垸里,见一家灯亮着,就迈了进去,推开房门就往里走。房中央,赫然正有一个身体白皙的女人坐在澡盆里,绞着手巾搓澡。

  原来这是牛五一位堂叔的家,那洗澡的是堂叔家的媳妇,牛五的一个堂嫂,那位堂兄在本市某单位上班。屋里除了堂叔,还有堂婶和孩子,他们仨在后边厨房里。

  天知道这天牛五看见赤身的女人,没有马上转身出去,而是上去就想搂她。那位堂嫂被这位熟悉的“尊神”给惊得快没脸了,爬起来一躲,牛五跌进澡盆里,淌起一地的水。堂嫂慌忙套件衣服出来,跑到门口大喊“抓流氓,抓流氓啊”。那堂叔、堂婶从厨房出来,在房门边把牛五揪住了。堂婶伸手要抓牛五的脸,牛五作势躲着。

  堂嫂想起来,跑到牛五家里,拽着小慧往自家这边拖,一边骂:“小慧,你看你家那个野狗,你早晚不看住他,任他到处乱钻,钻了东家钻西家,狗改不了吃屎,你自己去管吧……”小慧还没明白过来,就被拽进了堂叔的家里。邻居们也都过来看热闹。

  牛五一袴裆湿,被大家堵在大门里边,脸被堂婶挠了好几道血印子。小慧听明白过来,啐了牛五一口,头一扭,钻过众人干脆回家去哭了,她一向不善于与人争吵。牛五的酒劲已过,还在装着醉态,嘟哝着说今天酒喝多了,不知道怎么进来的,更不知道刚才做了什么。牛五爹妈进来骂儿子混蛋,捶他的头,敲着房门求坐在房里的侄媳妇原谅。想到今天确实是七.一,牛五是喝了村里的酒回来的,于是有人去把老马书记叫过来评理,断案。

  “马书记,咱村里事一向你说了算,今天出了这档子事,你说怎么处理?我听你的。你看我这个堂侄,今天才入党就这样胆大包天,以后还有什么他不敢干的!你这书记,带的是什么兵……”牛堂叔摆着谱儿质问老马书记,一边不忘递烟给他。牛五瞧见了,腾出手来想在身上找火机,被老马书记一句“不用你点,个混蛋”给呛住了。

  “马书记今天不给我们个说法,不治治他,我就把我大儿子叫回来,让公家收拾他!”牛堂婶气汹汹地说。

  老马听得懂牛堂婶话里的意思,她的大儿子是退伍军人,现在是单位小干部,多少有点社会活动能力,能把这事闹大。他使劲戳了戳牛五的头,吼道:“你个牛五,么样搞的?别人说你狗改不了吃屎,你还真改不了吃屎啊?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一得意就忘了形是吧?就可以欺负良家妇女了是吧?欺的还是你本家嫂子,丢不丢人!你看你这脸,都不够你婶子撕的——你这是犯法!你叔、婶、哥、嫂若不饶你,今晚这事,谁都保不住你!”

  

  牛五爹妈也给牛堂叔堂婶说,自家的侄儿,犯糊涂,你们也不愿让他真去经公是吧?手背手心都是自家的肉。老马说,一旦过堂,有了案底就难销了,牛五以后就难做人,黑的还是你们牛家的人,是不是?让他给你们媳妇认个错,就行了,我们明天一定开会处理这个混账王八蛋……

  好好说了一番,彼此客气,牛堂叔、牛堂婶他们才泻了怨气,松了口风。他们的媳妇也在房里说了句“算了,这回放过他了,让他下回撞到别人手里”,牛五爹妈才放心了。牛五要走,老马书记骂他,叫他向房门认错,牛五出了大丑口里还犟着:“你算老几?去你的!”穿过众人出门去了。

  老马气得恨不得追上去扇他几个耳括子。他指着牛五的背影说:“我今天是瞎了眼!来帮你这种人擦屁股。我今天把话叫明了,我明天要是处理不了你,我跟你姓牛,不姓马!”大家听了笑了。

  垸里闹哄哄到半夜才静下来。小慧在家里可没消停,免不了一夜冷战,她一个老实女人,拿牛五没办法,有苦有丑只能自个受,哪怕她的亲爹亲哥都在旁边。在她准备整夜怄气的时候,牛五早呼呼大睡了。

  牛五以前有个徒弟,叫刚子,这回定亲了,请岳父“过门”,自然少不了请人过来作陪。

  当天桌上坐的,除开刚子的岳父,父亲,叔叔,姐夫,还有牛五,老马,和刚子喊来的一个老学友。老马,不但是刚子后屋的邻居,还是刚子家转了几道弯的亲戚,两家关系不错。他刚从村委退下来不久,现在只能叫老书记了,不能再叫老马书记,去掉马字儿;或者干脆叫老马。牛五隔着桌角坐在老马旁边。刚子的母亲和姐姐负责厨房,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外甥凳上桌下到处玩。

  热菜上桌前,大家围着喝茶,吃冷盘,聊人情轶事。这回的主客是刚子岳父,大家自然记得敬他几分,随着他的话风说话。桌上气氛很好,但牛五觉得有点闲,他伸手挠发痒的脑门时,把耳朵上的一根烟给碰掉了,就俯下身去捡。他头一低,看到桌下有一只皮鞋的鞋带松了,拖在地上,那双皮鞋他老眼熟了。他心念一动,起身坐好。

  他一只手假装抱着后脑勺,眼睛却盯着桌下;另一只手悄悄伸到下面,将那只鞋带两头绕过椅腿子,系到一块,打了个假结。

  

  刚子岳父看起来为人可亲——做客的人都是这样,其他人也不失幽默,大家正侃侃而谈,老马忽然“噌”的站起,低头连着把屁股下的椅子使劲一踢,没踢开,再猛一踢,把鞋带给绷断了;嘴里一边臭骂着:“你娘操人了是吧?这是搞什么名堂,这是搞什么名堂……”

  转瞬之间的事,桌上聊得好好的,忽然像炸开了一朵花,除了牛五抱着头装睡,其他人看得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不知道老马为何发怒。

  老马把鞋带蹬断,转过头来对着牛五骂:“你娘操人了是么的,你个**的,搞到老子头上来了,看老子下台了想欺落水狗是吧,你还没那么粗的腰!想欺我的人还没出世呢,牛五。那年不是老子保着你,不让你的丑事闹大,你现在还能在党员的位置上赖着?你个翻绿眼睛的……”

  一顿劈头盖脸的本地臭骂,牛五还是装着没听见,手巴掌在乱发上摩挲了几把,任老马狂风骤雨。大家才知道牛五刚才把老书记耍了一下。

  这时刚子的母亲从厨房出来了,到底女人的心空嘴灵,她双手揩着围腰笑着说:“老书记坐啊,坐啊,菜马上就上了,大家肚子都饿了吧?老头子,你把这冷盘收拾了,把酒倒好。刚子,还不把你师傅的酒杯准备好,还等什么呢!这么大的人还不懂一点事。”大家忙跟着热心地招呼老马坐下,还有牛五。

  好在老马见过世面,知道自己骤然为牛五发怒有点失态,这里可不是会场,马上便没事似的,拍了拍身子就坐下来谈笑如常,只是不再往牛五这边偏一眼。牛五扭了一下屁股,脸转向刚子的同学,找他寻话说。

  这是很有趣的一顿饭,每一个人的笑里,真的是那么简单,朴实。农村男人,即使有争吵,也没什么大不了,没有什么是一根烟摆平不了的,更何况是一顿有好酒好菜的饭局。吃完饭,大家递递烟拍拍屁股都散了,重新风息浪静。

  

  时光荏苒。等我们的主人翁再次出现在我的笔下,已是十几年后了,他在家乡老镇上的一次露面。这只是他平凡生活中的一个剪影。

  那天正是吃中饭的时间,小镇上做工的都收工了,老街餐馆前边并排满了摩托车,有些长车只能停靠在商店这边,或更远处。后面来的摩托车,见缝插针到处停放,摆满了这条街。各家小餐馆里只见人进人出。这时,那个熟悉的面孔,慢慢骑着一辆自行车晃过来了,他也不四处张望,直接骑到最前边一家卖大众快餐的饭铺子。他就是牛五,现在的他,头顶快稀秃了,敞着外衣,满脸麻木,一身疲惫。

  站在饭铺台阶上的肥胖的女老板,正卖力地挥动着粗壮的手臂,同时在两个锅里炒菜,满头大汗,一边不时回头笑着招呼里头拥挤的顾客。顾客吃完饭,都把钱放进一个木盒子里,有需要找零的,自己往木盒里挑着拿,女老板也不去查看。那真是一个让人佩服的女人,她信人人,人人信她。

  牛五走上台阶,从案板上拿了一个碗,就往角落那个超大的电饭煲里盛饭,然后去那几个菜盆子里各舀了些素菜,和廉价的鲢鱼块,堆在碗上,找到一张桌子边坐下。那一顿饭,可以任你吃饱,只要六元钱,所以来的,差不多都是做劳工而又想省钱的农民。牛五混在那群男女中间,让我觉得人生既辛酸,又鲜活,如同那空气中充满的油烟气息,既好闻,又呛鼻,但你无法离开它,你自己也组成了那油烟气味的一部分。

  半年后,老马死了,影响村里几十年的那个老头忽然在一个冬夜里死了。据第一个进去发现老马死了的人说,老马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躺了一夜,身体某些地方被老鼠咬了,很惨。他死的那夜,家里没有一个人,儿子一家人搬到镇上去了,只有他还至死守在这村角落里。现在乡村剩下的,大部分都是或病或老没有能力出去的人,或象老马牛五这样打死也不想离开的人。

  我听别人说,老马生前那些年里,每回偶遇到牛五,还是会骂他:“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放着好马不骑,偏要去找驴骑,倒着走,现在好过了哈?还去折腾啊,去学那些人吃喝嫖赌啊?怎么现在也折腾不动了?”

  牛五不理他,看到这个老头就烦,老成这样还喜欢管事,谁还当他是老领导呢?这年代,除了钱,其他什么都不是东西。牛五早不吃老马那一套了,每次远远看到老马都想绕着走。只有这最后一次,老马死了,牛五才去了一趟,送他入土为安了,人生就这么回事,他尽到了他的人情,就行。人与人之间到了最后,谈不上什么和解,只有心底的一声叹息,什么都争不过时间,罢了。

  牛五手上的活是越做越宽了,钱是赚得不少,但荷包至今没怎么鼓起来。他和小慧供了三个孩子读书出来,建了小楼房,不算奢侈。他每天就这么边挣钱,边花钱,有机会喝口廉价小酒,人一混就快六十了。他一年到头的埋头做工,走路都是闷着头,不说话,几绺乱发搭拉到额边了。他弓着腰,象个倒霉蛋,没一点当年的那个生猛糊涂蛋的样子。谁年轻的时候没想先进一把呢?但是后来想起时,往往都有点酸苦在心,说不得。

  只有小慧,现在的日子反倒好过起来了,虽然发白如雪,容颜苍老,生活却很安逸。 牛五做工的钱,都回家如数交她处置,庄稼不怎么做,孩子大了不在家。她常记在心里的事,就是不时去看看家里那个泡酒瓶里的酒喝完没有,还能够牛五喝几回的,若快完了,就该去镇上打酒了。牛五说,还是大酒缸里的谷酒好喝,不加糖,不骗人。早年嫁给了龌龊命,女人注定是要白发如雪的。

  

  文/傅安平

  

  牛五终于入了党,成了预备党员,也成了村里党员大家庭中的一员。

  照村里以往不成文规矩,每年新党员都要凑份子请老党员们吃顿饭联络感情,有时还备点随手礼。到了七·一那天,天空下着小雨,村里一班党员干部们在村两委小楼里聚餐,自己买菜开厨,五十几个人从中午吃起,喝酒,咵天,除了有一部分人有事先走了,其他人打牌,拖到傍晚才散。

  牛五这天高兴,喝多了点,呃了好几口酒气,脑子有点晕乎乎的。他在薄黑中回到垸里,见一家灯亮着,就迈了进去,推开房门就往里走。房中央,赫然正有一个身体白皙的女人坐在澡盆里,绞着手巾搓澡。

  原来这是牛五一位堂叔的家,那洗澡的是堂叔家的媳妇,牛五的一个堂嫂,那位堂兄在本市某单位上班。屋里除了堂叔,还有堂婶和孩子,他们仨在后边厨房里。

  天知道这天牛五看见赤身的女人,没有马上转身出去,而是上去就想搂她。那位堂嫂被这位熟悉的“尊神”给惊得快没脸了,爬起来一躲,牛五跌进澡盆里,淌起一地的水。堂嫂慌忙套件衣服出来,跑到门口大喊“抓流氓,抓流氓啊”。那堂叔、堂婶从厨房出来,在房门边把牛五揪住了。堂婶伸手要抓牛五的脸,牛五作势躲着。

  堂嫂想起来,跑到牛五家里,拽着小慧往自家这边拖,一边骂:“小慧,你看你家那个野狗,你早晚不看住他,任他到处乱钻,钻了东家钻西家,狗改不了吃屎,你自己去管吧……”小慧还没明白过来,就被拽进了堂叔的家里。邻居们也都过来看热闹。

  牛五一袴裆湿,被大家堵在大门里边,脸被堂婶挠了好几道血印子。小慧听明白过来,啐了牛五一口,头一扭,钻过众人干脆回家去哭了,她一向不善于与人争吵。牛五的酒劲已过,还在装着醉态,嘟哝着说今天酒喝多了,不知道怎么进来的,更不知道刚才做了什么。牛五爹妈进来骂儿子混蛋,捶他的头,敲着房门求坐在房里的侄媳妇原谅。想到今天确实是七.一,牛五是喝了村里的酒回来的,于是有人去把老马书记叫过来评理,断案。

  “马书记,咱村里事一向你说了算,今天出了这档子事,你说怎么处理?我听你的。你看我这个堂侄,今天才入党就这样胆大包天,以后还有什么他不敢干的!你这书记,带的是什么兵……”牛堂叔摆着谱儿质问老马书记,一边不忘递烟给他。牛五瞧见了,腾出手来想在身上找火机,被老马书记一句“不用你点,个混蛋”给呛住了。

  “马书记今天不给我们个说法,不治治他,我就把我大儿子叫回来,让公家收拾他!”牛堂婶气汹汹地说。

  老马听得懂牛堂婶话里的意思,她的大儿子是退伍军人,现在是单位小干部,多少有点社会活动能力,能把这事闹大。他使劲戳了戳牛五的头,吼道:“你个牛五,么样搞的?别人说你狗改不了吃屎,你还真改不了吃屎啊?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一得意就忘了形是吧?就可以欺负良家妇女了是吧?欺的还是你本家嫂子,丢不丢人!你看你这脸,都不够你婶子撕的——你这是犯法!你叔、婶、哥、嫂若不饶你,今晚这事,谁都保不住你!”

  

  牛五爹妈也给牛堂叔堂婶说,自家的侄儿,犯糊涂,你们也不愿让他真去经公是吧?手背手心都是自家的肉。老马说,一旦过堂,有了案底就难销了,牛五以后就难做人,黑的还是你们牛家的人,是不是?让他给你们媳妇认个错,就行了,我们明天一定开会处理这个混账王八蛋……

  好好说了一番,彼此客气,牛堂叔、牛堂婶他们才泻了怨气,松了口风。他们的媳妇也在房里说了句“算了,这回放过他了,让他下回撞到别人手里”,牛五爹妈才放心了。牛五要走,老马书记骂他,叫他向房门认错,牛五出了大丑口里还犟着:“你算老几?去你的!”穿过众人出门去了。

  老马气得恨不得追上去扇他几个耳括子。他指着牛五的背影说:“我今天是瞎了眼!来帮你这种人擦屁股。我今天把话叫明了,我明天要是处理不了你,我跟你姓牛,不姓马!”大家听了笑了。

  垸里闹哄哄到半夜才静下来。小慧在家里可没消停,免不了一夜冷战,她一个老实女人,拿牛五没办法,有苦有丑只能自个受,哪怕她的亲爹亲哥都在旁边。在她准备整夜怄气的时候,牛五早呼呼大睡了。

  牛五以前有个徒弟,叫刚子,这回定亲了,请岳父“过门”,自然少不了请人过来作陪。

  当天桌上坐的,除开刚子的岳父,父亲,叔叔,姐夫,还有牛五,老马,和刚子喊来的一个老学友。老马,不但是刚子后屋的邻居,还是刚子家转了几道弯的亲戚,两家关系不错。他刚从村委退下来不久,现在只能叫老书记了,不能再叫老马书记,去掉马字儿;或者干脆叫老马。牛五隔着桌角坐在老马旁边。刚子的母亲和姐姐负责厨房,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外甥凳上桌下到处玩。

  热菜上桌前,大家围着喝茶,吃冷盘,聊人情轶事。这回的主客是刚子岳父,大家自然记得敬他几分,随着他的话风说话。桌上气氛很好,但牛五觉得有点闲,他伸手挠发痒的脑门时,把耳朵上的一根烟给碰掉了,就俯下身去捡。他头一低,看到桌下有一只皮鞋的鞋带松了,拖在地上,那双皮鞋他老眼熟了。他心念一动,起身坐好。

  他一只手假装抱着后脑勺,眼睛却盯着桌下;另一只手悄悄伸到下面,将那只鞋带两头绕过椅腿子,系到一块,打了个假结。

  

  刚子岳父看起来为人可亲——做客的人都是这样,其他人也不失幽默,大家正侃侃而谈,老马忽然“噌”的站起,低头连着把屁股下的椅子使劲一踢,没踢开,再猛一踢,把鞋带给绷断了;嘴里一边臭骂着:“你娘操人了是吧?这是搞什么名堂,这是搞什么名堂……”

  转瞬之间的事,桌上聊得好好的,忽然像炸开了一朵花,除了牛五抱着头装睡,其他人看得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不知道老马为何发怒。

  老马把鞋带蹬断,转过头来对着牛五骂:“你娘操人了是么的,你个**的,搞到老子头上来了,看老子下台了想欺落水狗是吧,你还没那么粗的腰!想欺我的人还没出世呢,牛五。那年不是老子保着你,不让你的丑事闹大,你现在还能在党员的位置上赖着?你个翻绿眼睛的……”

  一顿劈头盖脸的本地臭骂,牛五还是装着没听见,手巴掌在乱发上摩挲了几把,任老马狂风骤雨。大家才知道牛五刚才把老书记耍了一下。

  这时刚子的母亲从厨房出来了,到底女人的心空嘴灵,她双手揩着围腰笑着说:“老书记坐啊,坐啊,菜马上就上了,大家肚子都饿了吧?老头子,你把这冷盘收拾了,把酒倒好。刚子,还不把你师傅的酒杯准备好,还等什么呢!这么大的人还不懂一点事。”大家忙跟着热心地招呼老马坐下,还有牛五。

  好在老马见过世面,知道自己骤然为牛五发怒有点失态,这里可不是会场,马上便没事似的,拍了拍身子就坐下来谈笑如常,只是不再往牛五这边偏一眼。牛五扭了一下屁股,脸转向刚子的同学,找他寻话说。

  这是很有趣的一顿饭,每一个人的笑里,真的是那么简单,朴实。农村男人,即使有争吵,也没什么大不了,没有什么是一根烟摆平不了的,更何况是一顿有好酒好菜的饭局。吃完饭,大家递递烟拍拍屁股都散了,重新风息浪静。

  

  时光荏苒。等我们的主人翁再次出现在我的笔下,已是十几年后了,他在家乡老镇上的一次露面。这只是他平凡生活中的一个剪影。

  那天正是吃中饭的时间,小镇上做工的都收工了,老街餐馆前边并排满了摩托车,有些长车只能停靠在商店这边,或更远处。后面来的摩托车,见缝插针到处停放,摆满了这条街。各家小餐馆里只见人进人出。这时,那个熟悉的面孔,慢慢骑着一辆自行车晃过来了,他也不四处张望,直接骑到最前边一家卖大众快餐的饭铺子。他就是牛五,现在的他,头顶快稀秃了,敞着外衣,满脸麻木,一身疲惫。

  站在饭铺台阶上的肥胖的女老板,正卖力地挥动着粗壮的手臂,同时在两个锅里炒菜,满头大汗,一边不时回头笑着招呼里头拥挤的顾客。顾客吃完饭,都把钱放进一个木盒子里,有需要找零的,自己往木盒里挑着拿,女老板也不去查看。那真是一个让人佩服的女人,她信人人,人人信她。

  牛五走上台阶,从案板上拿了一个碗,就往角落那个超大的电饭煲里盛饭,然后去那几个菜盆子里各舀了些素菜,和廉价的鲢鱼块,堆在碗上,找到一张桌子边坐下。那一顿饭,可以任你吃饱,只要六元钱,所以来的,差不多都是做劳工而又想省钱的农民。牛五混在那群男女中间,让我觉得人生既辛酸,又鲜活,如同那空气中充满的油烟气息,既好闻,又呛鼻,但你无法离开它,你自己也组成了那油烟气味的一部分。

  半年后,老马死了,影响村里几十年的那个老头忽然在一个冬夜里死了。据第一个进去发现老马死了的人说,老马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躺了一夜,身体某些地方被老鼠咬了,很惨。他死的那夜,家里没有一个人,儿子一家人搬到镇上去了,只有他还至死守在这村角落里。现在乡村剩下的,大部分都是或病或老没有能力出去的人,或象老马牛五这样打死也不想离开的人。

  我听别人说,老马生前那些年里,每回偶遇到牛五,还是会骂他:“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放着好马不骑,偏要去找驴骑,倒着走,现在好过了哈?还去折腾啊,去学那些人吃喝嫖赌啊?怎么现在也折腾不动了?”

  牛五不理他,看到这个老头就烦,老成这样还喜欢管事,谁还当他是老领导呢?这年代,除了钱,其他什么都不是东西。牛五早不吃老马那一套了,每次远远看到老马都想绕着走。只有这最后一次,老马死了,牛五才去了一趟,送他入土为安了,人生就这么回事,他尽到了他的人情,就行。人与人之间到了最后,谈不上什么和解,只有心底的一声叹息,什么都争不过时间,罢了。

  牛五手上的活是越做越宽了,钱是赚得不少,但荷包至今没怎么鼓起来。他和小慧供了三个孩子读书出来,建了小楼房,不算奢侈。他每天就这么边挣钱,边花钱,有机会喝口廉价小酒,人一混就快六十了。他一年到头的埋头做工,走路都是闷着头,不说话,几绺乱发搭拉到额边了。他弓着腰,象个倒霉蛋,没一点当年的那个生猛糊涂蛋的样子。谁年轻的时候没想先进一把呢?但是后来想起时,往往都有点酸苦在心,说不得。

  只有小慧,现在的日子反倒好过起来了,虽然发白如雪,容颜苍老,生活却很安逸。 牛五做工的钱,都回家如数交她处置,庄稼不怎么做,孩子大了不在家。她常记在心里的事,就是不时去看看家里那个泡酒瓶里的酒喝完没有,还能够牛五喝几回的,若快完了,就该去镇上打酒了。牛五说,还是大酒缸里的谷酒好喝,不加糖,不骗人。早年嫁给了龌龊命,女人注定是要白发如雪的。

  

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版权所有© www.avexasia.com 技术支持: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