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硬读《随园诗话》(309)

2019-08-29 点击:1377

  卷九(二三) 【原书卷九·八—】

  余读《汉书》,雅不喜董广川,而最喜贾太傅。偶读钱竹初《洛中怀古》云:“南来莫再寻遗宅,第一人才是贾生。”苏州薛皆山云:“一篇《鵩赋》离形相,才子回头是道人。”二诗皆推崇太傅,实获我心。

  《汉书》,又称《前汉书》,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二十四史”之一。由东汉史学家班固编撰,前后历时二十余年,于建初年中基本修成,后唐朝颜师古为之释注。《汉书》是继《史记》之后中国古代又一部重要史书,与《史记》、《后汉书》、《三国志》并称为“前四史”。 《汉书》全书主要记述了上起西汉的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下至新朝王莽地皇四年(公元23年)共230年的史事。包括本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传七十篇,共一百篇,后人划分为一百二十卷,全书共八十万字。

  董仲舒,(公元前179年-前104年),广川(河北省景县西南部,景县、故城、枣强三县交界处)人,西汉哲学家。汉景帝时任博士,讲授《公羊春秋》。汉武帝元光元年(前134),汉武帝下诏征求治国方略,董仲舒在著名的《举贤良对策》中把儒家思想与当时的社会需要相结合,并吸收了其他学派的理论,创建了一个以儒学为核心的新的思想体系,深得汉武帝的赞赏,系统地提出了“天人感应”、“大一统”学说和“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被汉武帝所采纳,使儒学成为中国社会正统思想,影响长达二千多年。其学以儒家宗法思想为中心,杂以阴阳五行说,把神权、君权、父权、夫权贯穿在一起,形成帝制神学体系。其后,董仲舒任江都易王刘非国相10年;元朔四年(前125),任胶西王刘端国相,4年后辞职回家,著书写作。但是,朝廷每有大事商议,皇帝即会下令使者和廷尉前去董家问他的建议,表明董仲舒仍受汉武帝尊重。董仲舒一生历经四朝,度过了西汉王朝的极盛时期,公元前104年病故,享年约75岁。死后得武帝眷顾,被赐葬于长安下马陵。

  贾谊,(前200年—前168年),汉族,洛阳(今河南洛阳东)人,西汉初年著名政论家、文学家,世称贾生。少有才名,十八岁时,以善文为郡人所称。文帝时任博士,迁太中大夫,受大臣周勃、灌婴排挤,谪为长沙王太傅,故后世亦称贾长沙、贾太傅。三年后被召回长安,为梁怀王太傅。梁怀王坠马而死,贾谊深自歉疚,抑郁而亡,时仅33岁。司马迁对屈原、贾谊都寄予同情,为二人写了一篇合传,后世因而往往把贾谊与屈原并称为“屈贾”。贾谊著作主要有散文和辞赋两类,深受庄子与列子的影响。散文的主要文学成就是政论文,评论时政,风格朴实峻拔,议论酣畅,鲁迅称之为“西汉鸿文”,代表作有《过秦论》、《论积贮疏》、《陈政事疏》等。其辞赋皆为骚体,形式趋于散体化,是汉赋发展的先声,以《吊屈原赋》、《鵩鸟赋》最为著名。

  钱维乔,(1739-1806),清文学家、戏曲家。字树参,季木,小字阿逾,号曙川,又号竹初,半园、半竺道人、半园逸叟、林栖居士等。江苏武进人。乾隆十年状元钱维城之弟。乾隆二十七年(一七六二)举人。曾讲学于如皋露香草堂,门前种竹,自号竹初居士。乾隆五十七年(1792),钱维乔先后任浙江遂昌、鄞县知县期间,将所作的三种传奇刊于官署,合称《竹初乐府》,有多种刻本传世。钱维乔学贯古今,诗文博瞻。工书善画。精于音律,晚通禅理。著有《钱竹初山水精品》、《竹初文钞》、《竹初诗钞》、《竹初未定稿》等,并曾与钱大昕一起合修《鄞县志》。归里后,于嘉庆八年(1803)购得唐宇昭半园之半为宅度晚年,作有《半园之半记》。卒年六十八岁。

  洛中,泛洛阳周边,亦指洛阳。清孙枝蔚《吊张文昌遗宅》诗:“历阳遗宅今如此,莫问新居在洛中 。”

  遗宅,释义:1、故居;旧宅。宋苏辙 《屈原塔》诗:“屈原遗宅秭归山,南宾古者巴子国。”2、留存故居。 明何景明《郢中》诗:“人亡异代空遗宅,岁暮他乡独倚楼。”此处的遗宅,指贾谊在《鵩鸟赋》中“贾为长沙王傅三年,有鵩飞入谊舍”提及的贾谊为长沙王傅时的住宅。

  贾谊故居,现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太平街(解放西路与太平街口交汇处)。始建于西汉文帝年间,为长沙王太傅贾谊的府邸。公元前177年至公元前174年,贾谊在此居住,时任长沙王太傅。汉武帝时期,由皇帝敕命修缮贾谊故居,这是对贾谊故居的第一次重修,此后的两千多年里,贾谊故居历经了约64次重修,最近的一次是在1998年。旁另辟小巷,名为太傅里。

  薛起凤,(1734年—1774年),字皆三,号香闻居士。长洲(今苏州吴县)人。有《香闻遗集》4卷传世。注:薛皆山,未找到资料。疑袁枚记载错误。将“薛皆三”错为“薛皆山”。其在《随园诗话》卷二有载:“苏州薛皆三进士有句云:人生只有修行好,天下无如吃饭难。” 似同一人。

  《鵩赋》,即《鵩鸟赋》,汉代文学家贾谊的赋作,为贾谊谪居长沙时所作。此赋借与鵩鸟问答以抒发了自己忧愤不平的情绪,并以老庄的齐生死、等祸福的思想以自我解脱。全赋情理交融,文笔潇洒,格调深沉。作者因物兴感,由感生理,由理见情;且笔力劲健,一气呵成。

  形相,汉语词汇。释义:1、相貌;形状。《荀子·非相》:“故长短小大,善恶形相,非吉凶也。”2、端详;细看。唐温庭筠《南歌子》词:“偷眼暗形相,不如从嫁与,作鸳鸯。”本条诗话中“形相”,是借相貌、形状来代指外在的可见的一切事物。

  道士,道教神职人员。《太霄琅书经》称:“人行大道﹐号为道士。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故称道士。”其中男性的道士称为“乾道”,也称羽士、真人、神仙、道人、羽流、羽衣、紫阳、方士、黄冠、先生、希夷等,尊称为道长。女性曰“坤道”,别称女冠。

  本人翻译:

  (略)

  真老实人言:

  元代诗人方回(字万里,别号虚谷)言:“怀古者,见古迹,思古人。其事无他,兴亡贤愚而已。”本条诗话所载咏怀贾谊之诗句,钱维乔一联,直斥那些探寻贾谊旧宅,考察鵩落在何处,装模作样缅怀贾谊的伪粉丝,直接开口大赞,旗帜鲜明亮明自己对贾谊的评价,“南来莫再寻遗宅,第一人才是贾生。”而薛皆山的“一篇《鵩赋》离形相,才子回头是道人”一联,则由贾谊名作《鵩鸟赋》入手,直陈文章核心至理,再言贾谊之人生两难矛盾:贾谊虽然在文中阐述了物相转化、福祸无常等不少道家思想,似乎在渲染一种人生短暂,恍若过客的人生感受;表达一种无欲无求,幽远宁静的生活态度;追求一种乐观随性,豁达自在的精神境界。然而,贾谊的真实状态却绝非如此:他为怀才不遇而悲愤、为身心疲惫而感伤、为前途未卜而惆怅,其心境恰恰实在是一种出离的悲愤。后终因过于为梁怀王坠马而死伤感自责,其实也是为自己再无实现宏才大略的机会而自哀,抑郁早逝。故薛皆山言“才子回头是道人。”这句话也是对贾谊的评价,纵然“道”在胸中,但“行”未回头,终究难称“道人”。诗话所记两联,一直说明快,一曲言深幽。各有千秋,均属佳句。有史,有人,有感,有评,读之发人深省,思之令人感叹,当可谓怀古诗佳作标准之一。

  

  贾谊像

  

  真老实人_425a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2

  2019.08.22 01:04*

  字数 2709

  卷九(二三) 【原书卷九·八—】

  余读《汉书》,雅不喜董广川,而最喜贾太傅。偶读钱竹初《洛中怀古》云:“南来莫再寻遗宅,第一人才是贾生。”苏州薛皆山云:“一篇《鵩赋》离形相,才子回头是道人。”二诗皆推崇太傅,实获我心。

  《汉书》,又称《前汉书》,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二十四史”之一。由东汉史学家班固编撰,前后历时二十余年,于建初年中基本修成,后唐朝颜师古为之释注。《汉书》是继《史记》之后中国古代又一部重要史书,与《史记》、《后汉书》、《三国志》并称为“前四史”。 《汉书》全书主要记述了上起西汉的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下至新朝王莽地皇四年(公元23年)共230年的史事。包括本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传七十篇,共一百篇,后人划分为一百二十卷,全书共八十万字。

  董仲舒,(公元前179年-前104年),广川(河北省景县西南部,景县、故城、枣强三县交界处)人,西汉哲学家。汉景帝时任博士,讲授《公羊春秋》。汉武帝元光元年(前134),汉武帝下诏征求治国方略,董仲舒在著名的《举贤良对策》中把儒家思想与当时的社会需要相结合,并吸收了其他学派的理论,创建了一个以儒学为核心的新的思想体系,深得汉武帝的赞赏,系统地提出了“天人感应”、“大一统”学说和“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被汉武帝所采纳,使儒学成为中国社会正统思想,影响长达二千多年。其学以儒家宗法思想为中心,杂以阴阳五行说,把神权、君权、父权、夫权贯穿在一起,形成帝制神学体系。其后,董仲舒任江都易王刘非国相10年;元朔四年(前125),任胶西王刘端国相,4年后辞职回家,著书写作。但是,朝廷每有大事商议,皇帝即会下令使者和廷尉前去董家问他的建议,表明董仲舒仍受汉武帝尊重。董仲舒一生历经四朝,度过了西汉王朝的极盛时期,公元前104年病故,享年约75岁。死后得武帝眷顾,被赐葬于长安下马陵。

  贾谊,(前200年—前168年),汉族,洛阳(今河南洛阳东)人,西汉初年著名政论家、文学家,世称贾生。少有才名,十八岁时,以善文为郡人所称。文帝时任博士,迁太中大夫,受大臣周勃、灌婴排挤,谪为长沙王太傅,故后世亦称贾长沙、贾太傅。三年后被召回长安,为梁怀王太傅。梁怀王坠马而死,贾谊深自歉疚,抑郁而亡,时仅33岁。司马迁对屈原、贾谊都寄予同情,为二人写了一篇合传,后世因而往往把贾谊与屈原并称为“屈贾”。贾谊著作主要有散文和辞赋两类,深受庄子与列子的影响。散文的主要文学成就是政论文,评论时政,风格朴实峻拔,议论酣畅,鲁迅称之为“西汉鸿文”,代表作有《过秦论》、《论积贮疏》、《陈政事疏》等。其辞赋皆为骚体,形式趋于散体化,是汉赋发展的先声,以《吊屈原赋》、《鵩鸟赋》最为著名。

  钱维乔,(1739-1806),清文学家、戏曲家。字树参,季木,小字阿逾,号曙川,又号竹初,半园、半竺道人、半园逸叟、林栖居士等。江苏武进人。乾隆十年状元钱维城之弟。乾隆二十七年(一七六二)举人。曾讲学于如皋露香草堂,门前种竹,自号竹初居士。乾隆五十七年(1792),钱维乔先后任浙江遂昌、鄞县知县期间,将所作的三种传奇刊于官署,合称《竹初乐府》,有多种刻本传世。钱维乔学贯古今,诗文博瞻。工书善画。精于音律,晚通禅理。著有《钱竹初山水精品》、《竹初文钞》、《竹初诗钞》、《竹初未定稿》等,并曾与钱大昕一起合修《鄞县志》。归里后,于嘉庆八年(1803)购得唐宇昭半园之半为宅度晚年,作有《半园之半记》。卒年六十八岁。

  洛中,泛洛阳周边,亦指洛阳。清孙枝蔚《吊张文昌遗宅》诗:“历阳遗宅今如此,莫问新居在洛中 。”

  遗宅,释义:1、故居;旧宅。宋苏辙 《屈原塔》诗:“屈原遗宅秭归山,南宾古者巴子国。”2、留存故居。 明何景明《郢中》诗:“人亡异代空遗宅,岁暮他乡独倚楼。”此处的遗宅,指贾谊在《鵩鸟赋》中“贾为长沙王傅三年,有鵩飞入谊舍”提及的贾谊为长沙王傅时的住宅。

  贾谊故居,现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太平街(解放西路与太平街口交汇处)。始建于西汉文帝年间,为长沙王太傅贾谊的府邸。公元前177年至公元前174年,贾谊在此居住,时任长沙王太傅。汉武帝时期,由皇帝敕命修缮贾谊故居,这是对贾谊故居的第一次重修,此后的两千多年里,贾谊故居历经了约64次重修,最近的一次是在1998年。旁另辟小巷,名为太傅里。

  薛起凤,(1734年—1774年),字皆三,号香闻居士。长洲(今苏州吴县)人。有《香闻遗集》4卷传世。注:薛皆山,未找到资料。疑袁枚记载错误。将“薛皆三”错为“薛皆山”。其在《随园诗话》卷二有载:“苏州薛皆三进士有句云:人生只有修行好,天下无如吃饭难。” 似同一人。

  《鵩赋》,即《鵩鸟赋》,汉代文学家贾谊的赋作,为贾谊谪居长沙时所作。此赋借与鵩鸟问答以抒发了自己忧愤不平的情绪,并以老庄的齐生死、等祸福的思想以自我解脱。全赋情理交融,文笔潇洒,格调深沉。作者因物兴感,由感生理,由理见情;且笔力劲健,一气呵成。

  形相,汉语词汇。释义:1、相貌;形状。《荀子·非相》:“故长短小大,善恶形相,非吉凶也。”2、端详;细看。唐温庭筠《南歌子》词:“偷眼暗形相,不如从嫁与,作鸳鸯。”本条诗话中“形相”,是借相貌、形状来代指外在的可见的一切事物。

  道士,道教神职人员。《太霄琅书经》称:“人行大道﹐号为道士。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故称道士。”其中男性的道士称为“乾道”,也称羽士、真人、神仙、道人、羽流、羽衣、紫阳、方士、黄冠、先生、希夷等,尊称为道长。女性曰“坤道”,别称女冠。

  本人翻译:

  (略)

  真老实人言:

  元代诗人方回(字万里,别号虚谷)言:“怀古者,见古迹,思古人。其事无他,兴亡贤愚而已。”本条诗话所载咏怀贾谊之诗句,钱维乔一联,直斥那些探寻贾谊旧宅,考察鵩落在何处,装模作样缅怀贾谊的伪粉丝,直接开口大赞,旗帜鲜明亮明自己对贾谊的评价,“南来莫再寻遗宅,第一人才是贾生。”而薛皆山的“一篇《鵩赋》离形相,才子回头是道人”一联,则由贾谊名作《鵩鸟赋》入手,直陈文章核心至理,再言贾谊之人生两难矛盾:贾谊虽然在文中阐述了物相转化、福祸无常等不少道家思想,似乎在渲染一种人生短暂,恍若过客的人生感受;表达一种无欲无求,幽远宁静的生活态度;追求一种乐观随性,豁达自在的精神境界。然而,贾谊的真实状态却绝非如此:他为怀才不遇而悲愤、为身心疲惫而感伤、为前途未卜而惆怅,其心境恰恰实在是一种出离的悲愤。后终因过于为梁怀王坠马而死伤感自责,其实也是为自己再无实现宏才大略的机会而自哀,抑郁早逝。故薛皆山言“才子回头是道人。”这句话也是对贾谊的评价,纵然“道”在胸中,但“行”未回头,终究难称“道人”。诗话所记两联,一直说明快,一曲言深幽。各有千秋,均属佳句。有史,有人,有感,有评,读之发人深省,思之令人感叹,当可谓怀古诗佳作标准之一。

  

  贾谊像

  卷九(二三) 【原书卷九·八—】

  余读《汉书》,雅不喜董广川,而最喜贾太傅。偶读钱竹初《洛中怀古》云:“南来莫再寻遗宅,第一人才是贾生。”苏州薛皆山云:“一篇《鵩赋》离形相,才子回头是道人。”二诗皆推崇太傅,实获我心。

  《汉书》,又称《前汉书》,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二十四史”之一。由东汉史学家班固编撰,前后历时二十余年,于建初年中基本修成,后唐朝颜师古为之释注。《汉书》是继《史记》之后中国古代又一部重要史书,与《史记》、《后汉书》、《三国志》并称为“前四史”。 《汉书》全书主要记述了上起西汉的汉高祖元年(公元前206年),下至新朝王莽地皇四年(公元23年)共230年的史事。包括本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传七十篇,共一百篇,后人划分为一百二十卷,全书共八十万字。

  董仲舒,(公元前179年-前104年),广川(河北省景县西南部,景县、故城、枣强三县交界处)人,西汉哲学家。汉景帝时任博士,讲授《公羊春秋》。汉武帝元光元年(前134),汉武帝下诏征求治国方略,董仲舒在著名的《举贤良对策》中把儒家思想与当时的社会需要相结合,并吸收了其他学派的理论,创建了一个以儒学为核心的新的思想体系,深得汉武帝的赞赏,系统地提出了“天人感应”、“大一统”学说和“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被汉武帝所采纳,使儒学成为中国社会正统思想,影响长达二千多年。其学以儒家宗法思想为中心,杂以阴阳五行说,把神权、君权、父权、夫权贯穿在一起,形成帝制神学体系。其后,董仲舒任江都易王刘非国相10年;元朔四年(前125),任胶西王刘端国相,4年后辞职回家,著书写作。但是,朝廷每有大事商议,皇帝即会下令使者和廷尉前去董家问他的建议,表明董仲舒仍受汉武帝尊重。董仲舒一生历经四朝,度过了西汉王朝的极盛时期,公元前104年病故,享年约75岁。死后得武帝眷顾,被赐葬于长安下马陵。

  贾谊,(前200年—前168年),汉族,洛阳(今河南洛阳东)人,西汉初年著名政论家、文学家,世称贾生。少有才名,十八岁时,以善文为郡人所称。文帝时任博士,迁太中大夫,受大臣周勃、灌婴排挤,谪为长沙王太傅,故后世亦称贾长沙、贾太傅。三年后被召回长安,为梁怀王太傅。梁怀王坠马而死,贾谊深自歉疚,抑郁而亡,时仅33岁。司马迁对屈原、贾谊都寄予同情,为二人写了一篇合传,后世因而往往把贾谊与屈原并称为“屈贾”。贾谊著作主要有散文和辞赋两类,深受庄子与列子的影响。散文的主要文学成就是政论文,评论时政,风格朴实峻拔,议论酣畅,鲁迅称之为“西汉鸿文”,代表作有《过秦论》、《论积贮疏》、《陈政事疏》等。其辞赋皆为骚体,形式趋于散体化,是汉赋发展的先声,以《吊屈原赋》、《鵩鸟赋》最为著名。

  钱维乔,(1739-1806),清文学家、戏曲家。字树参,季木,小字阿逾,号曙川,又号竹初,半园、半竺道人、半园逸叟、林栖居士等。江苏武进人。乾隆十年状元钱维城之弟。乾隆二十七年(一七六二)举人。曾讲学于如皋露香草堂,门前种竹,自号竹初居士。乾隆五十七年(1792),钱维乔先后任浙江遂昌、鄞县知县期间,将所作的三种传奇刊于官署,合称《竹初乐府》,有多种刻本传世。钱维乔学贯古今,诗文博瞻。工书善画。精于音律,晚通禅理。著有《钱竹初山水精品》、《竹初文钞》、《竹初诗钞》、《竹初未定稿》等,并曾与钱大昕一起合修《鄞县志》。归里后,于嘉庆八年(1803)购得唐宇昭半园之半为宅度晚年,作有《半园之半记》。卒年六十八岁。

  洛中,泛洛阳周边,亦指洛阳。清孙枝蔚《吊张文昌遗宅》诗:“历阳遗宅今如此,莫问新居在洛中 。”

  遗宅,释义:1、故居;旧宅。宋苏辙 《屈原塔》诗:“屈原遗宅秭归山,南宾古者巴子国。”2、留存故居。 明何景明《郢中》诗:“人亡异代空遗宅,岁暮他乡独倚楼。”此处的遗宅,指贾谊在《鵩鸟赋》中“贾为长沙王傅三年,有鵩飞入谊舍”提及的贾谊为长沙王傅时的住宅。

  贾谊故居,现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太平街(解放西路与太平街口交汇处)。始建于西汉文帝年间,为长沙王太傅贾谊的府邸。公元前177年至公元前174年,贾谊在此居住,时任长沙王太傅。汉武帝时期,由皇帝敕命修缮贾谊故居,这是对贾谊故居的第一次重修,此后的两千多年里,贾谊故居历经了约64次重修,最近的一次是在1998年。旁另辟小巷,名为太傅里。

  薛起凤,(1734年—1774年),字皆三,号香闻居士。长洲(今苏州吴县)人。有《香闻遗集》4卷传世。注:薛皆山,未找到资料。疑袁枚记载错误。将“薛皆三”错为“薛皆山”。其在《随园诗话》卷二有载:“苏州薛皆三进士有句云:人生只有修行好,天下无如吃饭难。” 似同一人。

  《鵩赋》,即《鵩鸟赋》,汉代文学家贾谊的赋作,为贾谊谪居长沙时所作。此赋借与鵩鸟问答以抒发了自己忧愤不平的情绪,并以老庄的齐生死、等祸福的思想以自我解脱。全赋情理交融,文笔潇洒,格调深沉。作者因物兴感,由感生理,由理见情;且笔力劲健,一气呵成。

  形相,汉语词汇。释义:1、相貌;形状。《荀子·非相》:“故长短小大,善恶形相,非吉凶也。”2、端详;细看。唐温庭筠《南歌子》词:“偷眼暗形相,不如从嫁与,作鸳鸯。”本条诗话中“形相”,是借相貌、形状来代指外在的可见的一切事物。

  道士,道教神职人员。《太霄琅书经》称:“人行大道﹐号为道士。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故称道士。”其中男性的道士称为“乾道”,也称羽士、真人、神仙、道人、羽流、羽衣、紫阳、方士、黄冠、先生、希夷等,尊称为道长。女性曰“坤道”,别称女冠。

  本人翻译:

  (略)

  真老实人言:

  元代诗人方回(字万里,别号虚谷)言:“怀古者,见古迹,思古人。其事无他,兴亡贤愚而已。”本条诗话所载咏怀贾谊之诗句,钱维乔一联,直斥那些探寻贾谊旧宅,考察鵩落在何处,装模作样缅怀贾谊的伪粉丝,直接开口大赞,旗帜鲜明亮明自己对贾谊的评价,“南来莫再寻遗宅,第一人才是贾生。”而薛皆山的“一篇《鵩赋》离形相,才子回头是道人”一联,则由贾谊名作《鵩鸟赋》入手,直陈文章核心至理,再言贾谊之人生两难矛盾:贾谊虽然在文中阐述了物相转化、福祸无常等不少道家思想,似乎在渲染一种人生短暂,恍若过客的人生感受;表达一种无欲无求,幽远宁静的生活态度;追求一种乐观随性,豁达自在的精神境界。然而,贾谊的真实状态却绝非如此:他为怀才不遇而悲愤、为身心疲惫而感伤、为前途未卜而惆怅,其心境恰恰实在是一种出离的悲愤。后终因过于为梁怀王坠马而死伤感自责,其实也是为自己再无实现宏才大略的机会而自哀,抑郁早逝。故薛皆山言“才子回头是道人。”这句话也是对贾谊的评价,纵然“道”在胸中,但“行”未回头,终究难称“道人”。诗话所记两联,一直说明快,一曲言深幽。各有千秋,均属佳句。有史,有人,有感,有评,读之发人深省,思之令人感叹,当可谓怀古诗佳作标准之一。

  

  贾谊像

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版权所有© www.avexasia.com 技术支持: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