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大明王朝的没落,少不了这一制度作祟

2019-09-09 点击:1219

  2019 历史天窗

  

  明朝在政治上有“三制度”最为著名,①内阁制度;②锦衣卫、东厂和西厂等特务监察机构;③票拟、批红制度。之所以说明朝是一个以“宦官擅权最多”为的朝代,是因为在以上三大政治制度”当中,几乎都有宦官干涉的影子。明前期,宦官干政的现象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到了明中后期,“宦官擅权”已充斥到了整个明朝。

  

  票拟是明代内阁的基本职责,也是阁权的主要行使方式。明代官员孙承泽曾这样评价票拟制度:“内阁之职,同于古相,而所不同者,主票拟而不身出与事。”由此看来,明代的票拟制度可以说是与内阁制并驾齐驱、紧密关联的。但是后来明朝的“票拟制度”与宦官扯上了关系,且使宦官成为了内阁大臣和皇帝之间政治交流所必不可少的枢纽。宦官通过票拟制度一步一步地登上了独揽朝政的政治舞台。那么今天我们简单谈谈宦官是如何实现独揽朝政的?

  第一阶段:票拟制度的初具规模和正式形成(宦官并未干政)

  

  票拟制的出现事实上要晚于内阁制,内阁制的雏形早在明洪武年间就出现了,而票拟制度的初具规模,我们一般认为是在明宣宗宣德年间才形成的。起初,明宣宗为了商讨和决策一些事情,而紧急召集重要大臣充当皇帝顾问。由此可知,最初的票拟制并不仅仅只是内阁大臣的专属。《明史》记载:宣宗在位时,经常问政于“内阁三杨”:即杨士奇、杨荣、杨溥。这三人对之后“内阁大臣专属票拟权”的定型起到了关键作用。

  第二阶段:票拟制度的“分庭抗礼”(宦官开始干政)

  

  自明宣宗、明英宗之后,明朝皇帝便开始了对宦官的近而亲之,久而久之,掌管司礼监的宦官头子便伺机掌握了“批红”的权力,其政治地位开始慢慢上升,直至完全处于皇帝和内阁首辅大臣之间。司礼太监因为掌握对内阁票拟的批红而成为皇帝的代言人。起初,在明宪宗、明武宗时期,皇帝只是想要利用宦官来制约内阁大臣,试图形成“内阁与司礼监”双轨辅政的局面。但是,有一点明朝统治者似乎忘记了,宦官擅权必然会涉及甚至牢牢钳制内阁办事的效率。

  第三阶段:票拟制度的名存实亡(宦官干政已如日中天)

  

  明中后期,随着多位皇帝对宦官的亲信,使得司礼监对“票拟权力”和“批红权力”彻底掌握。这个时期的宦官擅权最为膨胀,内阁首辅大臣基本上在每次行使票拟权时,都要经司礼监大太监之手,汪直、刘瑾、魏忠贤等臭名昭著的大宦官就是典型例子。明中后期在政治上出现了一种怪象:内阁学士若想有所作为,第一要事就是巴结宦官。明朝末期的魏忠贤可谓“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他已经将朝政牢牢攥在了自己手中,除了对朱由校敬重三分之外,其他像首辅大臣之类的,丝毫不放在眼中。

  

  明朝在政治上有“三制度”最为著名,①内阁制度;②锦衣卫、东厂和西厂等特务监察机构;③票拟、批红制度。之所以说明朝是一个以“宦官擅权最多”为的朝代,是因为在以上三大政治制度”当中,几乎都有宦官干涉的影子。明前期,宦官干政的现象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到了明中后期,“宦官擅权”已充斥到了整个明朝。

  

  票拟是明代内阁的基本职责,也是阁权的主要行使方式。明代官员孙承泽曾这样评价票拟制度:“内阁之职,同于古相,而所不同者,主票拟而不身出与事。”由此看来,明代的票拟制度可以说是与内阁制并驾齐驱、紧密关联的。但是后来明朝的“票拟制度”与宦官扯上了关系,且使宦官成为了内阁大臣和皇帝之间政治交流所必不可少的枢纽。宦官通过票拟制度一步一步地登上了独揽朝政的政治舞台。那么今天我们简单谈谈宦官是如何实现独揽朝政的?

  第一阶段:票拟制度的初具规模和正式形成(宦官并未干政)

  

  票拟制的出现事实上要晚于内阁制,内阁制的雏形早在明洪武年间就出现了,而票拟制度的初具规模,我们一般认为是在明宣宗宣德年间才形成的。起初,明宣宗为了商讨和决策一些事情,而紧急召集重要大臣充当皇帝顾问。由此可知,最初的票拟制并不仅仅只是内阁大臣的专属。《明史》记载:宣宗在位时,经常问政于“内阁三杨”:即杨士奇、杨荣、杨溥。这三人对之后“内阁大臣专属票拟权”的定型起到了关键作用。

  第二阶段:票拟制度的“分庭抗礼”(宦官开始干政)

  

  自明宣宗、明英宗之后,明朝皇帝便开始了对宦官的近而亲之,久而久之,掌管司礼监的宦官头子便伺机掌握了“批红”的权力,其政治地位开始慢慢上升,直至完全处于皇帝和内阁首辅大臣之间。司礼太监因为掌握对内阁票拟的批红而成为皇帝的代言人。起初,在明宪宗、明武宗时期,皇帝只是想要利用宦官来制约内阁大臣,试图形成“内阁与司礼监”双轨辅政的局面。但是,有一点明朝统治者似乎忘记了,宦官擅权必然会涉及甚至牢牢钳制内阁办事的效率。

  第三阶段:票拟制度的名存实亡(宦官干政已如日中天)

  

  明中后期,随着多位皇帝对宦官的亲信,使得司礼监对“票拟权力”和“批红权力”彻底掌握。这个时期的宦官擅权最为膨胀,内阁首辅大臣基本上在每次行使票拟权时,都要经司礼监大太监之手,汪直、刘瑾、魏忠贤等臭名昭著的大宦官就是典型例子。明中后期在政治上出现了一种怪象:内阁学士若想有所作为,第一要事就是巴结宦官。明朝末期的魏忠贤可谓“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他已经将朝政牢牢攥在了自己手中,除了对朱由校敬重三分之外,其他像首辅大臣之类的,丝毫不放在眼中。

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版权所有© www.avexasia.com 技术支持:现场真人赌博娱乐 | 网站地图